您的位置 : 首页> 资讯> 易尔花逐阳易尔花逐阳最热门小说_最热门小说易尔花逐阳(易尔花逐阳)

易尔花逐阳易尔花逐阳最热门小说_最热门小说易尔花逐阳(易尔花逐阳)

时间:2024-05-29 14:32:31编辑: 易尔

现代言情《易尔花逐阳》是作者“易尔”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易尔花逐阳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很快便离开了黢黑的山路。霍连找了个地方靠边停车,打开车窗后点了根烟,顺便掏出手机翻了翻。“祁白说,明早就找人把车送到你家。”“嗯...

第3章


“只是到头来,我能恨的只有自己。如果我没那么脆弱,如果我再勇敢tຊ一些,三年前我们的故事,或许会有另外的结局。 订婚戒指的归宿 易尔一直默默关注李织瑶的情况。 作为老师,如果不是学生求助,她能做的实在有限。 周一周二风平浪静,到了周三这天,李织瑶从微信找易尔请假,一请就是三天。 易尔立刻明白,她终于做出决定了。 出于安全考虑,
霍连表情一变,“你还好吗?”
花逐阳浑身肌肉紧绷,依然嘴硬,“没事。”
霍连加重语气,“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
花逐阳神色一凛,揉了揉太阳穴,“目前还好。”
霍连这才松了口气,“那就行。”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很快便离开了黢黑的山路。
霍连找了个地方靠边停车,打开车窗后点了根烟,顺便掏出手机翻了翻。
“祁白说,明早就找人把车送到你家。”
“嗯。”
“他还说,易尔的伤没什么大事,药膏已经涂过了。”
这次花逐阳没那么快应声,过了好一阵才低声说:“好。”
霍连将手机扔回中控,“胳膊怎么样了?”
“没事。”
“没事个屁!”
霍连就看不惯他这打碎牙都往肚子里吞的模样,他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来一个方盒子扔给花逐阳,“看看我这兄弟做的,贴心不贴心?”
花逐阳打开一看,竟然是一盒烫伤膏。
“别愣着了,赶紧抹上。”霍连叼着烟哼哼,“我就知道会是这结果,所以多买了一只。我可太有先见之明了。”
花逐阳勾了下唇,可惜笑意不达眼底。
他也没开灯,摸黑一点点涂着手臂。
不知怎的,霍连心里就是不舒服,抓心挠肺地难受。

“花二?”
“嗯。”
霍连借着这股劲,问出了三年以来都憋在心里的问题,“你有没有恨过你爸妈?”
花逐阳慢慢地合上盖子,“恨过。”
霍连心里一堵。
“当时,我恨过所有人,甚至恨过小尔…..”
花逐阳扭过头看窗外,却只能看到玻璃上自己的倒影。
“只是到头来,我能恨的只有自己。如果我没那么脆弱,如果我再勇敢tຊ一些,三年前我们的故事,或许会有另外的结局。”
订婚戒指的归宿
易尔一直默默关注李织瑶的情况。
作为老师,如果不是学生求助,她能做的实在有限。
周一周二风平浪静,到了周三这天,李织瑶从微信找易尔请假,一请就是三天。
易尔立刻明白,她终于做出决定了。
出于安全考虑,她打了个电话过去确认情况。
很快,对面就接了起来。
“易老师。”
“嗯。”易尔站在走廊尽头的窗户前,看着下方来来往往的学生,“我给你写了事假,请假手续下周来补。”
病假需要提供三甲医院就医证明,这件事不适合留档。
李织瑶立刻明白了易尔的好意,“谢谢你,易老师。”
“怎么样?有人照顾吧?”
对面始终没有答话。
易尔觉得不妙,“现在什么情况?”
李织瑶磕磕绊绊地说,“我…..我一个人在医院。”
易尔不得已提及了这个她不想提及的名字,反问,“花逐阳呢?”
“花、花二哥最近忙,腾不开时间,今天检查让我先来…..明天手术,他就来了。”
李织瑶絮絮叨叨地解释,但易尔一个字都不信。
她了解花逐阳。
他绝对不是把工作置于亲友之前的人,就算退一万步走不开也一定会找人陪同,不可能放任小女友独自去医院。
易尔轻揉眉心,“你在哪家医院?我中午下班过来看看你。”
李织瑶急忙拒绝,“不、不用,易老师……我、我可以的。”
“你事后补请假手续,我得确认你的安全。”
易尔态度坚决,李织瑶最终还是妥协了。
“……我在市一院。”
易尔挂了电话,立刻动身。
在检验科的走廊上,易尔看到了孤零零坐着的小姑娘,应该是在等检查结果。
她看了半晌,闪身进了楼梯间。
易尔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拨通花逐阳的电话。
换到三天前,要有人让她主动联系花逐阳,她必定把手机扔在对方脸上,顺便唾骂几句。
此刻真是啪啪打脸。
“嘟——嘟——”
易尔垂眸,掩盖住所有情绪。
逐创顶层会议室,一名高管边汇报边看花总的脸色,有些战战兢兢。
花逐阳听到手机震动,眼中闪过不耐烦,拿起便准备挂断,但在看到来电时脸色霎时阴转晴。
他冲秘书挥了下手,起身往外走去,还没出门便迫不及待地接了起来。
“喂,小尔?”
听到熟悉的声音,易尔握着手机的手逐渐收紧。
“李织瑶不让我跟你讲,但我觉得这件事你得知道,并且承担自己的那份责任。”
易尔语速不快不慢,没有给花逐阳插话的机会。
“李织瑶在市一院检验科等检查结果,她怀孕两个月,约了明天的人流手术。”
说完,她不等花逐阳回应,果断地挂了电话。
没过几秒,对方把电话拨了回来,易尔平静地按下挂断键。
她没直接离开,而是选择了一个能看到李织瑶且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等着花逐阳来。
李织瑶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茫然地坐在椅子上,眼神空洞地望着虚空中的某一点。
易尔没来由地觉得心酸。
作为一个成年人,她需要为自己的所有选择负责,但她毕竟才19岁…..
花逐阳来得很快。
挂了电话后约二十分钟左右,他从易尔所在的楼梯间经过。
一墙之隔,易尔看着他急匆匆地走到李织瑶面前,沉着脸说了些什么,最终弯腰轻柔地抱住了六神无主的女孩。
易尔驻足良久,心里苦涩蔓延。最终还是转身,从楼梯离开了医院。
她除了时不时捣乱的胃病以外,身体素质还是极好的。
上次进医院,还是研一突发急性阑尾炎。
那时花逐阳忙得脚不沾地,小情侣见面的时间也是极少,
最开始感觉不舒服,易尔又以为是磨人的胃病,没放在心上。
但随着疼痛愈演愈烈,甚至开始出现剧烈的呕吐后,她终于察觉到了异常。
花逐阳正在出差,裴楚骁在国外,是梦圆陪着易尔去了医院。
然而,随着病情快速进展,到医院门口时易尔已经痛到神智恍惚站不起来了。
从疑似到确诊再到术前准备,易尔都处于半昏迷状态。
后来才知道,因为要家属签字,易尔的手机落在了宿舍,梦圆又不知道她家人的联系方式。
然而裴楚骁在国外,梦圆只能联系花逐阳。
花逐阳那会正在隔壁城市的客户现场,还正在做一个蛮重要的汇报,起初也没接到。
据梦圆所说,她疯狂电话轰炸,同时微信轰炸,终于在五分钟后接到了花逐阳的回电。
工作具体怎么处理的,刚谈恋爱三个月的花逐阳怎么找到自己父母电话的,他又是怎么在两个小时之内赶回南城的,易尔都不清楚。
但手术结束被推出手术室时,自己爸妈一边一个握着自己的手,梦圆扶着床沿抹眼泪,花逐阳被挤到床尾,衬衫松松垮垮,见她望向自己,强行压住担忧和精神高度紧张后的疲倦,冲她笑了。
那个笑容中有安抚,也有告白。
那个场景,易尔到现在都无法忘掉。
她走出医院,掏出手机给李织瑶发了个微信。
「学校临时有事,我中午不过来了。好好休息,早日恢复,加油。」
易尔再抬头时,那些和记忆交织的脆弱和感伤如潮水般退去。
人生在世总有些难以释怀的事。可无论如何,终究还是要释怀的。
当晚,易尔坐在电脑前,对着自己的小说发呆。
她有些犹豫,要不要把男二的剧情改回去,毕竟她现在已经没有了在小说里夹带私货骂花逐阳的心劲和想法。
但出乎意料的是,放飞自我的情节竟然为很多读者喜爱。
百般思量后,易尔决定遵循大众的意见将错就错写下去。
「少爷,前面就是丞相府了。”
华卓阳半躺在马车中,因为失血和疼痛万分虚弱。
“拿着我的腰牌,去找三小姐…..”
话音未落,一个身影轻飘飘地翻进了正在行驶的马车,正是华卓阳要找的人。
华卓阳眸色一亮,苍白的唇嗫嚅,“婉儿…..”
萧婉早就听说了宫中发生的事情,加上马车里浓郁的血腥味,眼中是满满的嫌弃,甚至毫不避讳地掏出手帕掩住口鼻。
萧婉扬声吩咐车夫,“调头。”
“是,三小姐。”
华卓阳神色暗了下去,清楚自己的希望落空。
萧婉眼神阴冷,说出的话也毫不留情面,“我手里有你雇杀手试图暗杀总督的证据…..你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婉儿,我是为你——”
“以后别再来找我。”
萧婉一记眼刀扫过,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按下发送键,易尔起身走向衣帽间,在梳妆台前坐定,拉开抽屉在角落取出了一个崭新精致的首饰盒。
在柔和的灯光下,宝石熠熠生辉,美得惊人。
她本能地带在无名指上,然而才到第一个指关节时猛地一顿,旋即又取了下来。
戒指攥在手心硌得生疼。
易尔大步走进卫生间,紧接着就是马桶下水的声音

小说《易尔花逐阳》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易尔花逐阳

易尔花逐阳

作者: 易尔 类型:1状态:连载中

现代言情《易尔花逐阳》是作者“易尔”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易尔花逐阳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很快便离开了黢黑的山路。霍连找了个地方靠边停车,打开车窗后点了根烟,顺便掏出手机翻了翻。“祁白说,明早就找人把车送到你家。”“嗯...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