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推荐> 降心掌

更新时间:2024-06-16 06:37:52

降心掌

降心掌 神奇兜兜呀 著

降心掌晏泽女娲小说推荐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降心掌》,是以晏泽女娲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神奇兜兜呀”,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小鱼精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族人,她亲手捏碎了族人复活的希望,然后提着剑找我‘报仇’。她哪里是要复活族人,她不过也只是想满足自己的私欲泄愤。或许是上天有好生之德,或许是女娲残魂怜惜上古混战时死伤惨重,在我被晏泽心爱的小鱼精丢入炼魂鼎中折磨四十九天后,竟是逃回到一切的起始。走出大门,漫天红霞,小鱼精一个小妖...

精彩章节试读:

那小鱼精仗着是女主,抢了我的青梅竹马,抢了我的救命恩情,更是堂而皇之霸占我父亲留给我的家产。

她笑嘻嘻绕在我青梅竹马身边,泪眼汪汪说:“仙女姐姐,我不是故意要嫁给他的。”

青梅竹马防我如野兽,生怕我伤了她。

我言笑晏晏,贺他新婚之喜后转身就走。

他怎么会知道,我眼中怎会有他?

1 “圣女,战神他……” 我醒来后的第一眼,两位仙娥话到了嘴边不敢继续说下去,怕被迁怒。

腾蛇一族,女娲座下第一战兽,天性噬杀,盛怒之下被我撕碎也怨不得别人。

她们想说什么,我很清楚。

无非就是我青梅竹马千年的战神晏泽娶了别人,我堂堂腾蛇圣女当环,成了没人要的笑话。

接下来,我就该发怒、生妒,不甘心的逼问晏泽,得出我千年陪伴连妹妹都算不上,不过是个普通的‘战神下属’的可笑结果。

然后在妒火驱使下把他心尖尖上的小鱼精丢下弱水,又屠戮小鱼精的全族,最后被入魔的小鱼精屠戮全族,绝了腾蛇一族之后。

上一世,就是这样。

可笑我心心念念暗恋的千年的男人,拿了我族长老给予的圣物,却不信守承诺,只把我囚禁在吃人的炽阳大阵里,拿着我族圣物去找他的小鱼精,帮她复活族人。

他明明知道我是腾蛇,生性喜水,把我丢在这里,任我被活活烤死!

若非我族长老来的及时,我早就送了命。

可结果呢。

小鱼精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族人,她亲手捏碎了族人复活的希望,然后提着剑找我‘报仇’。

她哪里是要复活族人,她不过也只是想满足自己的私欲泄愤。

或许是上天有好生之德,或许是女娲残魂怜惜上古混战时死伤惨重,在我被晏泽心爱的小鱼精丢入炼魂鼎中折磨四十九天后,竟是逃回到一切的起始。

走出大门,漫天红霞,小鱼精一个小妖精打扮的仿若神仙妃子,浑身彩绣辉煌。

该说不说,人间那句话说的很对。

人靠衣装马靠鞍,小鱼精这么一打扮,也有几分像仙人。

仙舆突然停了,仙乐也戛然而止。

一片漫天飞洒的红色中,我的一身银白格外惹眼。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意外觉得讽刺。

从前我心系晏泽,总想处处与他匹配,他做战神,我便放弃腾蛇擅长的攻伐之术,专心修行治愈法门,为他缓解伤痛。

他一身银甲,手持长枪,于万军中取魔将首级,我亦银袍披身,素锦在手,在站场上为他助威护持,为他安心征伐。

千年陪伴,从我还是刚刚破壳的一条小蛇,到父亲战死,我都陪在他身边。

父亲不仅把十二神州,把这战神府邸托付给他,更把我托付给他,我天生水火灵根相冲,修行之路异常艰难,若有他为夫,再有战神旧部和腾蛇长老相护,我亦会终身顺遂。

父母之爱子,计为之深远。

只不过我让父亲失望了。

抬起头,仙舆上晏泽本就冰冷的神情更冷了几分,反倒衬得她身旁的鱼精越发喜乐。

晏泽一向喜好银色,我父是金甲战神,他便一直以银袍加身,今日一看,他竟更衬红衣。

我和他一红一白,泾渭分明。

终究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02 “孤月……”他看我的眼神还是那么冰冷,唯有眼神深处有几分愧疚。

也只有那么几分愧疚。

这愧疚来源于千年来,从我父在时,直到现在,所有人都认为我孤月会是晏泽的战神夫人,这战神府邸在我和他成婚后,才会名正言顺的属于他这个不属于腾蛇一族的蛟龙。

原本,我该在婚礼后质问他。

可我现在突然想提前看看,看看他敢不敢在漫天仙友面前承认,我连妹妹都算不上,只是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下属’。

“晏泽。”

我看着他那张脸,凭空生出些恼怒。

我想斥责他,吼他,告诉他‘我堂堂腾蛇圣女,四象玄武的族亲,追我人从魔域排到三十三重天,我偏偏只看中你,可你竟然要去泡一条鱼。

’ ‘我现在就杀她满门做鱼头汤!

’ 我是多想如此嘶吼出声。

可到了嘴边,滔天怒意也化作平静的问询。

“我孤月,在你心中算什么?”

漫天仙友都陷入死一样的沉寂,三三两两围在一起传音入密。

是在讨论我怎么如何不通世事,竟是在婚礼当天找晏泽恶不痛快。

还是等着看一出‘前未婚妻’手撕挟恩逼嫁的正头夫人的好戏?

晏泽看着我,沉默让彩霞漫天的三十三重仙界显得格外尴尬。

良久,他不曾开口,身旁的小鱼精倒是跳出来挡在她身前。

“你就是孤月圣女吧,以后,我就是你嫂嫂了。”

嫂嫂?

我觉得好笑。

一个小小鱼精,如何做我的嫂子。

何况还是挟恩抢来的嫂子?

我不要的东西,也不要给别人,我有我的骄傲。

03 她想拉我的手,被我避开,手指被我身上法衣燎出两片可怖的伤痕。

仙妖有别,妖体触碰我法衣,自当被我法宝上的护体罡气所伤。

晏泽眉头微皱,盯着我面露不悦。

“孤月你不该伤她,她是我的恩人。”

是了,前世他也是用这个理由搪塞我。

他说他只对这小小鱼精有恩情,没有感情。

我信了,可笑我竟然信了。

之后这小小鱼精哭一场,做几顿饭,,替他包扎伤口,便抵得上我与他千年相伴的青梅之情,同心而战的袍泽之谊。

恩人变情人,情人变爱人。

可他若是对这,小小鱼惊有情,为何在一开始只是告诉我这是报恩?

为何在成婚当日不与我挑明,这千年以来,对我没有丝毫男女之情。

为何不在我进入他寝殿之时把我送出来,告诉我男女有别?

他什么都没做,他只做壁上观,看两个女人为他斗得死去活来。

凭什么?

我恨这小小鱼精趁人之危,挟摁逼亲。

我更恨他优柔寡断,误我一生。

凭什么他做了错事还能是光芒万丈的战神大人,而我不过是走错一步,就成了万人厌弃的恶女?

这不公平!

他没资格那么光芒万丈!

他想高高在上,我偏要把他拉下来。

我要这三十三冲天中仙友,万年后的世人都知道,是他战神晏泽负了我圣女孤月!

“什么恩情需要你用亲事弥补?”

“他为了救我断了灵根,绝了成神修仙之路。”

又是这个理由。

又是这个上辈子人尽皆知的理由。

是啊,这小鱼精多善良啊。

世人都说她至纯至善,用情极深,明明有修仙之姿,为了高高在上的战神,大人不惜自剖灵根,换了定水神印,助他修行大成,重伤复原。

可明明为他取出定水神印的是我!

是我冒着灰飞烟灭的风险,不惜被天道法则反噬沉睡百年的代价,为他取出定水神印。

这圣物是我偷的,索赔也该找我!

人是我救的,恩情也该偿还给我!

凭什么我的付出所有人都不知道,只有我一个人傻傻在原地等啊等,等到我发了疯!

我笑着撩起一片发带,侧头问他身旁的小鱼精:“你说战神晏泽他是被什么所救?”

小鱼精想都没想,脱口而出:“自然是我族的定水神印。”

说这话时他还有几分自傲,无比骄傲,自己的族群竟有如此至宝。

可这至宝,当真是你们的吗?

曾经我天真又愚蠢,笨到连还击都不该如何去做,只能用最极端的方式,抒发心头的恶念,出胸口的恶气。

炼魂鼎的七七四十九天,每一天,鼎内时长都如万年。

我那么怕疼,却在鼎内被折磨到忘了疼。

四十九天,我过得恍惚四十九万年。

我只能不断回想父神的教诲,还有女娲娘娘留在我族传承印记中的知识。

曾经天真傲慢的孤月已经死了。

04 现在的我,比五千年前那压在山下的石猴更懂如何忍耐。

“你可知东海有一至宝,乃是大禹治水时所用,名唤定海神针?”

“我当然知道,那可是水族至宝,龙王爷虽不能驱使,倒也一直守护定海神针,直到一只猴子拿走了,那猴子当真可恨。”

小鱼精越发骄傲起来。

我噗嗤一笑。

“既然龙王爷无法驱使,那这定海神针怎么就成了龙王爷的?”

“要论这定海神针的主人,也该是那治水有功的大禹,怎么就成了连驱使都做不到的龙王水族?”

“天材地宝,择机缘认主,石猴大圣有机缘,便是那定海神针金箍棒的主人。”

“你们水族部落可曾驱使得了定水神印?”

小鱼精顿时哑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她讷讷的看着我,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可是,可是自我出生,起定水神印就是……” “你们鳞甲一组天生弱小,不得已才绕着定水神印定居,以求自保,你又有什么资格说这至宝是你的。”

“甚至取出这定水神印的人,是我,而非晏泽,你之一族若要讨债,也该找我,与旁人无关。”

他顿时小脸煞白,下意识看向晏泽。

她想向她的夫婿求助。

只可惜晏泽此时对他确实只有恩情,言语上的维护已是最大的让步。

我和他相识千年,太懂他的性子。

“我说过我会弥补你们,是你们一定要我答应这门亲事,我一开始也说了,不会对你有情,你且自处。”

我在心中默念这句话。

晏泽口中所说,与我默念的分毫不差。

小鱼精受不住这打击,当场跌坐在地。

我甚至连头都懒得低,只垂眸扫她一眼。

曾经那个满脸颓唐,跌坐在地的人。

是我。

05 他终究只是一个稍微有些天赋的小妖精,道行不深,被我撕开血淋淋的真相,他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蹲在地上抱着头呜呜哭了起来。

而他的夫君那个永远高高在上光辉如太阳的战神晏泽,此刻正往屋里走,把他远远甩在身后。

“站住!”

我话音刚落,晏泽的脚步一顿。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

“我孤月在你心中,到底算什么。”

他叹了口气,回过头看着我,眼中都是失望。

“孤月,你是我妹妹。”

得到这个答案,那一瞬间我无比想笑。

妹妹,竟然是妹妹。

他到底是没能拉下脸,当众说我是下属,把这千年来的情谊都撇得一干二净。

我仰起头不想再为他掉哪怕半滴眼泪,心脏处一阵一阵的抽搐。

这是千年的情感,49万年来的执念。

“那你说这战神殿的主人,是谁!”

他沉默不语。

我不会给他蒙混过关的机会。

有些事还是说清楚的好。

“晏泽,你是当代战神,你亲自说,战神殿的主人是谁?”

答案很明显,他只会说出我想要的答案。

他是当代战神,为人高风亮节,光明磊落,以我对他千年来的了解,他也做不出来鸠占鹊巢之事。

“战神殿的主人是上代战神昊清。”

“是你的父亲。”

我闭上眼,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战神昊清的血亲是谁?”

“是你,圣女孤月。”

“我孤月可曾与你结义?”

“不曾。”

“那你说这战神殿,如今该属于谁?”

他看着我,眼神里充满探究,似乎是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如今这样。

我任由他看去,每多看一眼,心中的眷恋便少一分。

“战神殿是你的。”

我得到想要的答案,也不想和他过多纠缠。

“这是属于我的战神殿,不欢迎你,请你带上你的夫人,出去。”

小说《降心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