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我是夜游神,会和你们玩雌竞?

更新时间:2024-06-23 06:40:24

我是夜游神,会和你们玩雌竞?

我是夜游神,会和你们玩雌竞? 微胖界的金克丝 著

我是夜游神,会和你们玩雌竞?魏子洲朱莉现代言情

以魏子洲朱莉为主角的现代言情《我是夜游神,会和你们玩雌竞?》,是由网文大神“微胖界的金克丝”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只会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上。1我隐身在自家门口,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老公拥着他的白月光走进别墅。朱莉媚眼乱飞,魏子洲眼神宠溺又猥琐。原来魏子洲催着我出门,是为了和朱莉鬼混...

精彩章节试读:

我寻了老公500年,终于如愿嫁给他。

我安排人给他送来世间奇珍异宝,助他成为云城最大的连锁古玩店老板。

我舍掉夜游神的身份,只为伴他此生此世。

谁知他被我撞破和白月光苟且,居然还理直气壮的让我净身出户。

也罢。

这份恩情你若不想要,那我就一点一点的讨回来。

我不会杀了你。

只会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1 我隐身在自家门口,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老公拥着他的白月光走进别墅。

朱莉媚眼乱飞,魏子洲眼神宠溺又猥琐。

原来魏子洲催着我出门,是为了和朱莉鬼混。

我在大门外听着他们的脚步声,一步步走向了二楼我和魏子洲的卧室。

随之而来的是朱莉的娇笑声。

我闪身出现在卧室门口,一脚踹开房门,魏子洲正倾身压在朱莉身上。

朱莉的上衣已经半褪,见我进来,脸上一阵慌乱,却丝毫没有要穿好衣服的意思。

“姐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可不要误会我和洲洲哥哥啊。”

我冷笑一声。

“不是我想的那样,那是哪样?”

“你想说,我老公在给你按摩?

还是在给你抓虱子?”

朱莉轻轻推搡了一下魏子洲,同时扭了扭她的腰肢。

“哥哥,你赶紧给姐姐解释一下啊,千万别让姐姐因为这点误会和你闹离婚。”

“有什么好解释的。”

魏子洲一脸的不屑。

“月凝,既然都被你看见了,我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敢承认。”

“我喜欢的人是朱莉,念在我们三年的夫妻感情,好聚好散吧。”

我尽力平稳着思绪,强忍着不让自己失控。

毕竟魏子洲是我寻了500年的人。

“好聚好散?”

我冷笑一声。

“这种话你怎么能说得出口。”

“魏子洲,这三年我是怎么对你的,你不知道吗?”

2 三年前,我寻到了魏子洲,便开始徘徊在他身边,尽我所能的对他好。

有一天,他突然对我说。

“月凝,嫁给我好不好。”

我激动的心如擂鼓,赶紧应了下来。

虽然他一贫如洗,只有满腔的抱负,但是我不在乎。

我有能力助他。

他买彩票,我就施法让他中大奖,自此,他有了创业的第一桶金。

选好铺面,没有人才,我就安排手下们幻化成凡人,当他的打工小弟。

他寻不到上好的珍宝,古玩店不见起色,独自在河边神伤,我就拟一道波涛,将上好的千年古玉送到他面前。

我又一路暗中助他从古玩店老板成为了如今云城赫赫有名的魏氏总裁。

我深深的看着魏子洲。

“老公,我和你说过……”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朱莉打断了。

“姐姐是想说你爱了洲洲不止三年吗?”

“那真是抱歉了,如果姐姐想说先来后到的话,那可能洲洲注定得和我在一起了。”

朱莉得意地勾起嘴角。

“毕竟,洲洲追求我的时候,姐姐还没出现呢。”

我盯着朱莉,眼神冷厉。

“你刚才不是还和我说是这是一场误会吗?

怎么,现在装都懒得装了?”

朱莉嗤笑一声。

“姐姐,刚才我也是看在洲洲的面子上,想给你一点起码的尊重呢。

不过……” “既然洲洲都这么有勇气承认我们的爱情,那我也要拿出我的勇气。”

“姐姐,成全我们吧。”

“毕竟,不被爱的那个人,才是第三者。”

我看着朱莉,眼睛里已经没有了一丝的温度。

“你信不信,我立刻能让你灰飞烟灭!”

3 “朱莉是你能恐吓的吗!”

魏子洲大喝一声。

“月凝,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魏子洲再看向我的时候,有厌烦,有怒意,唯独没有任何一丝的温柔。

仿佛500年前在我濒死之际,温柔的递给我一个馒头的人并不是他一般。

我下凡历劫,历经了人世间所有能想象到的苦难,寿数未尽之时又惨遭继母陷害。

奄奄一息被抛弃在河边的时候,才年仅14岁。

原本以为历劫要就此失败,上一世的魏子洲出现了。

因为他的出现,我不仅历劫成功,后来还顺利成为了夜游神。

我寻了他500年,才根据那一点点的线索,找到了重新投胎的他。

看着眼前的魏子洲,我只觉得这个眼神太过陌生。

“月凝,我现在郑重的告诉你,既然莉莉宝贝已经回来,你可以滚出魏家了。”

我死死的盯着魏子洲,眸色渐冷。

“魏家?”

“没有我,你怎么能买的起别墅?”

魏子洲不急反笑。

“月凝,你原来说我和你是三生三世的缘分,我只当你是恋爱脑。”

“我现在才知道,你是压根就没有脑子!”

“你一个屁都不懂的家庭主妇,有脸和我说买别墅得靠你?”

朱莉轻轻捶着魏子洲的胸口。

“哥哥,你这话说的不对,你不是说月凝包揽了所有家务吗?

可能姐姐想说的是,别墅的脏活累活全靠她。”

说完,朱莉飘给我一个挑衅的眼神。

“哼,说她是保姆都抬举她了。”

“我就算和保姆睡三年,保姆都该怀孕两次了,她呢?”

“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我妈都被她气成什么样儿了。”

呵呵。

肉身是我幻化的,如何能怀孕。

我冷笑一声。

“魏子洲,难道你就没有心吗?”

那我就把你的心挖出来吧。

我抬手,掐诀。

4 “你不是一直说我最大的优点就是我的善心吗?”

对啊,就算我的真心喂了狗,但是,如果没有他上一世的举动,当时的我必死无疑,历劫失败又如何成为的了夜游神。

我最终放下了右手。

“干吗?

刚才看你这姿势,还想动手打我们洲洲不成?”

“姐姐,你可不能因爱生恨呀。”

朱莉眉飞色舞的凑了过来。

啪 我一巴掌扇在了朱莉脸上,顺带送了她一个永远也愈合不了的伤疤,然后转身出了别墅。

背后传来朱莉鬼哭狼嚎般的吼叫和魏子洲急切的安抚声。

不过,一切都和我无关了。

“你现在当真是温柔了不少。”

那道熟悉的清冷声线又响起,我抬眸望着玄晨。

“毕竟他上一世对我有恩。”

我的声音有些自嘲。

玄晨是日游神,算是我的合作拍档。

他司日,我司夜,共同为天帝守护世间和平。

我寻了魏子洲500年,但我和玄晨共事已经万年有余,说一句过命的交情也是称得上的。

“这就是你频繁下凡的理由?”

天庭的时间与人间不同,为了完成报恩,同时兼顾夜游神的使命,我只得频繁出入凡间。

“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当值吗?”

毕竟我们两个虽然是同事,交情也很深,但是实际共事的时间很少。

只是每次共事,必是有大事发生。

“刚好在附近处理了点事情。”

玄晨一贯的语气淡淡。

我看着别墅的方向,顿了顿。

“我和你一起回天庭吧。”

缘起,缘灭。

罢了。

玄晨抬手拦住了我。

“来都来了,解决完所有的事情再离开。”

5 我回到别墅,看着朱莉脸上的纱布,整个脑袋包的像个粽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月凝!

你把朱莉的脸伤成这样,还有脸笑?”

“看我不打死你!”

魏子洲挥着拳头向我扑过来。

我指尖刚一蓄力。

咚 玄晨一拳把魏子洲打倒在地。

他玩味的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嘴角带笑。

“原来用拳头感觉也不错。”

玄晨看了我一眼,似是想要征得我的同意。

“你随意。”

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当做是送给玄晨一个亲手揍人的快乐体验券。

刚开始魏子洲还骂骂咧咧,直到被玄晨打的气若游丝,终于安静了。

朱莉可能也被玄晨的力道吓着了,瘫坐在地上,泪水和血污染满了纱布。

“姐……姐姐,哥哥,别打我,求你们了。”

朱莉眼带惊恐。

我笑看着朱莉,“给我个理由。”

“你要是不想和洲……不想和魏子洲离婚,我可以退出。”

“朱……莉!”

魏子洲艰难的呵斥着。

我冷笑一声。

“魏子洲算个什么东西。”

“这种垃圾,你想要,就尽管留着。”

我掏出离婚协议书,潇洒的签了字,丢在魏子洲身上。

“魏子洲,我最后再和你说一次。”

“你如今的一切,都是我助你得来的。”

“既然你不知道珍惜,那好,我会一样一样的讨回来。”

“不过我真的很好奇,你求我的那天,看起来会有多可怜。”

6 魏子洲顶着鼻青脸肿的大猪脸,艰难的露出一个嘲笑的表情。

“一个离婚就把你……刺激的疯了,还说……还说不在乎我?”

普信男可能说的就是魏子洲吧。

朱莉倒是比他识趣多了,赶紧爬过来,一把捂住他的嘴。

“姐姐,你别理他,他现在有点神志不清而已。”

我突然来了兴致。

“朱莉,你刚才不是求我们别打你吗?”

“那你把魏子洲打到闭嘴,我立刻就离开别墅。”

朱莉看着魏子洲,攥了攥右手,正有点犹豫,魏子洲双唇一动。

“月凝,我告诉你……” 啪 朱莉给了魏子洲脆生生的一个巴掌。

魏子洲艰涩的扭着头,一脸震惊的看着朱莉。

朱莉又挂起那副人畜无害的表情,俨然一副被逼无奈的样子。

我懒得再看渣男贱女的戏码,转身出了别墅。

待我和玄晨走出一段安全距离,我笑看着别墅,掐诀。

一瞬间,通红的火光将整栋别墅吞噬。

魏子洲,你不是说这栋别墅姓魏吗?

那好,我烧了便是。

朱莉哭喊着,像发了疯似的从别墅里冲了出来,然后在地上使劲翻滚,想要扑灭身上的火苗。

被玄晨打到腿瘸的魏子洲慢了一步才跑出来。

他顾不得去管朱莉,径直跑向游泳池,不由分说的跳了进去。

玄晨看向我,嘴角带笑。

“这才像我当初认识的月凝。”

我莞尔一笑。

“这才哪儿到哪儿。”

随即又敛起笑容。

“这只是开始。”

7 魏子洲拖着瘸腿,领着包成粽子的朱莉,带着一身的糊味准备回魏子洲给他妈妈买的别墅住。

我隐身跟上。

“哟,哟,我的宝贝儿子,你这是怎么了?”

朱莉赶紧给周兰芯解释道。

“妈,月凝姐姐不甘心离婚,找人打了洲洲哥。”

哼 你这声“妈”叫的真顺嘴。

我看着周兰芯对于朱莉和魏子洲一同出现毫不惊讶,想来是早就知道两个人苟合的事情。

“月凝这个小贱人,自己是个不会下蛋的母鸡,还霸着我的宝贝儿子不离婚。”

“这会儿还敢打你?

等着,我这就上门找她算账去。”

魏子洲拦住周兰芯,先说了正事儿。

“妈,别墅着火了,暂且来你这住一阵子。”

周兰芯一听着火,明显闪过一丝惊愕,接着就带着怨怼看向朱莉。

“你个丧门星,洲洲因为你,又是离婚,又是遇到别墅着火。”

“以往娶了月凝的时候,洲洲都是顺风顺水的。”

“你们俩都赶紧洗个澡去,除除身上的晦气。”

我竟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评价我的这位前婆婆。

明明在我还是她儿媳妇的时候,她对我是百般折磨。

因为我一直没有身孕,什么难听的话都和我说了。

这会儿反倒想起我的好了。

“好了,妈,这事儿不怪朱莉,想来这场火也和月凝脱不了干系,等我从公司回来,再好好的找月凝算账。”

朱莉一听魏子洲要走,赶紧贴上去。

“洲洲,刚发生这么多事儿,我害怕,我想你陪着我。”

“我和你一起去公司,好不好?”

呵呵。

我看你是不想和周兰芯一起待着吧。

也好,你们两个人可以一起看看我给魏子洲准备的礼物。

小说《我是夜游神,会和你们玩雌竞?》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