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我爱你,我装的

更新时间:2024-06-26 06:34:35

我爱你,我装的

我爱你,我装的 竹斋文学 著

我爱你,我装的霍长寂虞念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我爱你,我装的》是作者““竹斋文学”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霍长寂虞念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就连我喜欢的人也待虞念比常人多几分特殊。比如此刻。霍长寂一向不与人太过亲近,但是虞念却能挨着霍长寂软声软调地说着话。2[辛姐!导演喊你呢...

精彩章节试读:

虞念被称为娱乐圈唯一的白玫瑰,我被称为娱乐圈唯一的拜金女。

巧的是,虞念和我喜欢上了同一个人—— 霍长寂。

全网都觉得霍长寂和虞念是天作之合。

我追着霍长寂三年,被骂整整三年。

第四年我不干了。

霍长寂却疯了,在我楼下站了三天三夜,只求我看他一眼。

1 我和虞念是娱乐圈唯一一对双胞胎女明星。

虽是双胞胎,但虞念五官较疏冷,气质干净,看着就像一朵白玫瑰。

而我五官较浓艳,张嘴闭嘴就是钱,是娱乐圈著名的俗人。

因此大家总是把我和虞念放在一起比较。

就连我喜欢的人也待虞念比常人多几分特殊。

比如此刻。

霍长寂一向不与人太过亲近,但是虞念却能挨着霍长寂软声软调地说着话。

2 [辛姐!

导演喊你呢。] 助理的嗓音瞬间将我拉出思绪。

我熟练地摁灭手中的香烟,收回落在霍长寂和虞念身上的视线。

[走吧。] 我应了一声,走进片场。

电影里我是毫无自爱之心的站街女,却因为霍长寂所饰演角色的一次善意之举而生了不该有的心思。

虞念在电影里是冰清玉洁的大小姐,出了车祸,残了一条腿,却依旧努力生活。

因此电影里,虞念和霍长寂是官配,我是觊觎仙人的污渍。

这和现实惊人的相似。

大家都说虞念是天上谪仙,而我是地上烂泥。

3 [辛鸟,这场戏要辛苦你一下了。] 导演虽说着客套话,眼里却完全没有面对虞念时的热切。

这场戏指的是站街女堕落前被继父轻薄的戏份。

我捻了捻指尖中那点残留的香烟触感,看着站在不远处的[继父]。

这人是虞念的追求者之一。

[Action!] 导演一声令下,[继父]猴急地扑上来,扯着我的衣服。

我反抗着,拼命守着自己身上的校服。

但力气差异,终究让我没护住身上的衣服。

这场戏原本拍到身上的衣服被扒掉就算结束了,但饰演[继父]却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甚至开始脱我身上的校裤。

就连导演也没有喊停的趋势。

尘封的记忆猛然冲进我大脑,十七岁的不堪再次袭来。

[戏份已经结束了。] 我一把推开身上的[继父]。

这人似乎没有预料到我有这么大的力气,被推开后,顿在原地愣住了。

[导演。] 我看向导演,后者看了眼虞念,虞念笑了下。

导演这才点头:[过了过了。] 4 我本名不叫辛鸟。

我本名叫虞湮。

湮灭的湮。

我在母胎里抢了太多营养,这导致虞念差点没活下来。

因此爸妈总是对虞念关爱有加。

我和虞念坐在一起,爸妈的眼睛永远都在注意虞念,生怕她磕着摔着。

饭桌上也永远只有虞念爱吃的饭菜。

因为虞念身体不好,所以全家都迁就着她的口味。

虞念多吃一口饭,都能得到一个大大的拥抱和亲吻。

而我身体健康,考了98分,会被责怪剩下的两分是怎么丢的。

虞念摔了会被立马扶起来,会被抱在怀里哄一遍又一遍。

我摔了,没有温柔的搀扶,没有耐心地亲哄,只会被责怪爬起来的速度太慢。

一切都是因为我身体健康。

九岁那年,事情有了转机。

为了保护妈妈,我被人捅了一刀。

从此以后,爸妈终于多看我一眼,饭桌上有了一两个我喜欢的菜,考了98分也会有奖励。

但好景不长。

虞念煤气中毒,差点死在家里。

虞念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指着我哭喊:[是姐姐,姐姐要害死我,爸妈你们救救我!] 很不幸,爸妈相信了。

他们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我,疏远我,无视我,不在乎我考了98分还是100分。

甚至有次吃饭,饭桌上只有三幅碗筷。

5 [想起来自己是多脏的人了吗?] 虞念的声音在卫生间响起。

我透过面前的镜子与虞念对视。

镜中的虞念穿着一袭白裙,肤色雪白,挑唇笑的样子犹如冰雪消融。

但眼底的恶意却如同散发着恶臭的污水。

虞念只需一句话就能将我拉入17岁的绝望时刻。

止不住的冷从脚尖一路飙上我的头脑。

虞念盯着我发抖的手,又是一声轻笑。

[想起来就好。] [肮脏的泥这辈子都不可能够上仙人的云。] [所以你和霍长寂真的不配,记住了吗?] 虞念俯视着我,看着我狼狈地跌坐在地。

6 电影里站街女因为遇见霍长寂所饰演的角色而得到救赎,也因为霍长寂所饰演的角色而跌入深渊。

霍先生是第一个尊重和欣赏站街女的人,也是最后一个将站街女推进深渊的人。

[准备好了吗?] 导演问向我和霍长寂。

霍长寂点了点头。

[今天要拍的是梧桐树底下那场。] 梧桐树底下那场戏是虞念所饰角色与站街女的冲突戏,也是把站街女再次踢回深渊的戏份。

与先生相遇后,站街女脱离了情色交易,去了一个新的地方成为一个饭店的服务员。

在新地方再次和先生相遇,先生表示敬佩站街女重新生活的勇气。

就这样,先生和站街女偶尔联系着,站街女也觉得生活越来越有盼头。

站街女本以为生活会这样一直幸福下去,直到先生的学生,也就是虞念所饰演的大小姐的出现,她所拥有的一切再次被摧毁。

[先生,我无意撞见……听你说她已经不干这种事情了,没想到又这样做了……] 大小姐站在先生身边,看着我狼狈地收拢衣服。

先生沉默地望着我,他的视线不再坦荡,充斥着我看不懂的晦暗。

[不是这样的,我是……我是被强迫的……] 我噙着泪望进先生眼底。

[你说你是被强迫的,那桌子上的钱算什么?] 我摇了摇头:[这钱是那人冲进来放我桌上的,我没要,我没要,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些……] [谁信呢?] 大小姐嗤笑一声:[我们可是问过那人,那人手上可是还有你写的邀请信呢。] [什么信?

我根本没有写信!] 我瞪大了眼睛,声调提高,死死盯着神色愈发冷淡的先生。

[我真的没有写信!] 我的声调再次提高,强行咽下将要破喉的哽咽。

先生看我一眼,那一眼包含太多我看不懂的情绪。

[走吧。] 先生扶着大小姐,转身迈出我简陋的红砖房。

大小姐眉眼都是喜色,声音清脆地说着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先生一一应允。

他们身后的我跌坐在红砖房外的泥土地。

干净了一个月的衣服又脏了。

雨点点滴滴下了起来,泥土四溅,我望着先生离去的方向,直到雨幕大到我的视线再也看不清。

戏份结束后好几分钟,我都没有缓过神来。

喝上暖和的姜茶后,我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你左肩上的红痣是天生的吗?] 霍长寂突然坐在我身边,问了这么一句话。

我攥紧手心里的保温杯,纠结了几秒,还是否认了:[不是,是后天加的。] 霍长寂挑了下眉:[加的位置挺特别的。] 我蓦然回头,撞进霍长寂视线,学着霍长寂挑眉:[好看吗?] 霍长寂一愣,眉眼舒展,低低地笑了出来。

他倒是没回答好不好看。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霍长寂在我面前笑得这么开心。

[你喜欢我什么?] 霍长寂直白地问。

整个娱乐圈都知道我喜欢霍长寂,当然也包括霍长寂本人。

[你喜欢虞念什么?] 我也直白地问。

在霍长寂身后追了三年,也看着霍长寂待虞念越来越特殊。

[喜欢小念?] 霍长寂有些诧异。

[难道不是?] 霍长寂摇了摇头:[我和小念十年前就认识了,我把小念当亲妹妹一样对待。] 十年前,正是我被送去国外孤儿院的时间。

[你手中的烟吸吗?] [你要?] [嗯。] 霍长寂把烟递给了我。

我又灌了一口姜茶,随手掏出火机,点燃了烟。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 我吞云吐雾的动作一顿:[你以为我什么样?] [没想到你面对喜欢的人这么冷静。] 隔着烟雾,霍长寂的眸光倒生出几分旖旎。

[说实话,我其实很紧张。] 我向霍长寂展示了一下我正在抖的左手。

霍长寂眉眼弯了起来。

这个笑容比一开始得还要明显,好看得我有点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只记得最后,霍长寂加了我的微信。

7 和霍长寂的关系推进的速度快到有些梦幻。

霍长寂为了我,把烟戒了,主动和虞家拉开距离,甚至因为虞念对我一句不满的话,动用霍家势力将虞念的资源全线剥除。

一时之间,我成了圈里最炙手可热女星。

所有之前想都不敢想的资源被霍长寂寞一股脑堆到我身边,所有之前需要我巴结的人都反过来巴结我。

我从大家口中的[烂泥]成了才华横溢的[红玫瑰]。

说不开心是假的,但我始终觉得这一切过于虚幻。

我在霍长寂身后追了三年,他从来没有回头看我一眼。

如今因为一场戏却对我生出深厚的感情,怎么看都疑点满满。

但霍长寂却总在我生疑的时候让我感受到加倍的安全感。

[在想什么?] 霍长寂弯腰凑到我面前,嗓音一改往日的凌冽,柔得好似能掐出水。

我还没说话,霍长寂的朋友就打趣着我们。

[哎哟,堂堂霍少爷也有掐着嗓子哄老婆的时候啊?] [嫂子,霍长寂是不是惹你生气,要真是,我们三个帮你揍他!] [是啊,嫂子,别自己憋着,多不值得啊。] 我抬起头看霍长寂的三个朋友,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想事情去了。] 霍长寂三位朋友又是一阵打趣。

目送霍长寂的三位朋友远去后,霍长寂将围巾摘下来围在我脖子:[不开心吗?] 霍长寂目光殷殷地望进我眸里。

我盯着霍长寂的眉眼:[就是觉得你对我有些好过头了。] [这就好了?] 霍长寂挑了一下眉,嘴角翘起,矜冷的容色瞬间明媚了起来。

霍长寂身高手长,轻松就能把我揽进怀里。

[我要是再对你好一些,你岂不是要对我死心塌地了。] 霍长寂这话带着三分笑意。

我往上瞥去一眼,轻叹道:[是啊,你再对我好一点,我这辈子都要赖着你了。] [那就赖一辈子吧。] 一阵凛冽的风刮来,盈盈的白飘了起来。

十一月的京市迎来了初雪。

霍长寂生了一场病,不管用什么药,始终不见好。

着急之下,得了消息,我去了边南的寺庙,一步一跪,跪了九百九十九台阶,替霍长寂求了避灾玉。

神奇的是,霍长寂的病在我求来避灾玉后便好了起来。

我的双腿跪的血肉模糊,在轮椅上修养了一个月才好全。

当晚霍长寂收到避灾玉,抱着我哭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霍长寂流泪。

他肯定觉得我爱惨了他。

转眼到了十二月,霍长寂越发黏人,全然没有当年无视我的高冷影帝样。

几乎是我工作到了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即便被各大营销号称为恋爱脑,他也毫不在意。

从十月我们确认关系,到如今十二月,霍长寂基本天天都围着我转。

之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巴巴地为我学了下厨,捣鼓出各种精致的饭菜,就为了让我多吃几口。

[今天的饭菜满意吗?] 霍长寂像一只黏糊的大型犬,期期艾艾凑到我身边。

明明生了一双冷感的三白眼,此时眼里却满含赤诚爱意。

[满意。] 我伸手摸了一把霍长寂的脸,感受着掌下传来的温热触感。

霍长寂笑弯了眼睛,用脸蹭了蹭我的掌心。

任谁来看,都觉得霍长寂会爱我一辈子。

8 十二月中旬,九月份拍的站街女电影确定上线时间。

虞念作为主演之一,和主演团一起跑宣传。

我站在主角团正中间,虞念站在最边缘。

有一瞬间,我觉得我好像真的改变我的人生了。

但也只是一瞬间会有这样的感觉。

宣传活动后,主演团聚餐。

霍长寂和虞念一前一后离开包间。

任谁都不会把虞念和霍长寂联想到一起,毕竟霍长寂为了我几乎将虞念封杀。

我跟在虞念身后来到一个包间外。

虞念进去的时候,并没有把包间的门带紧。

里头传出几道熟悉的交谈声。

[我说霍长寂,恋爱脑戏码演够了没有?

放着咱正牌嫂子不伺候,巴巴地跟在冒牌货身后,真有你的。] 透过门缝,我看见虞念身体歪歪地靠进霍长寂怀里。

霍长寂僵硬一瞬,还是将虞念牢牢抱住了。

[当初你们要把长寂送出去打赌的时候,可不是这个嘴脸。] 虞念靠着霍长寂懒洋洋道。

[你碰她没有?] 有人问。

霍长寂抱着虞念的手紧了紧,沉默几秒才道:[没,我知道她脏。] 虞念笑出了声,眸光穿过霍长寂的肩膀,精确地定在我身上。

[听到了吗?

虞湮,霍长寂嫌弃你脏。] 她一声,将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

我和霍长寂隔着近乎凝滞的空气对视。

半响,我伸手关上了门,转身走出这家会所那刻就笑出了声。

[滴!

恭喜宿主成功沉浸式走完剧情,获得千亿启动资金。]

小说《我爱你,我装的》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