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悬疑惊悚> 欢迎来到艾滋病的世界

更新时间:2024-06-06 07:34:40

欢迎来到艾滋病的世界

欢迎来到艾滋病的世界 莫吝 著

欢迎来到艾滋病的世界唐轩唐轩顿悬疑惊悚

无广告版本的悬疑惊悚《欢迎来到艾滋病的世界》,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唐轩唐轩顿,是作者“莫吝”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不是快递,好像是别人送过来的。这盒子上写的是你的房间号和名字。”前台指了指盒子。“那就先给我吧...

精彩章节试读:

在独自出去旅行的地铁上,我和唐轩一见钟情。

就在我们俩如胶似漆时,我收到了一份诡异的快递。

盒子里除了一张纸条外,还有一套寿衣。

而更让我万分惊恐的是,这纸条上分明是我自己的笔迹…… 1、 “嗯?

我没买东西啊!”

我站在房间门口,对前台疑惑地道。

“不是快递,好像是别人送过来的。

这盒子上写的是你的房间号和名字。”

前台指了指盒子。

“那就先给我吧。”

我接过盒子,关上门,越看盒越觉得奇怪。

我和唐轩都是来这个城市旅游的,早上才刚住进这家酒店,按理说不会有别人知道的。

况且,这还不是快递。

难道...... 是唐轩给我的惊喜?

想到这里,我不禁眼睛一弯,嘴里像吃了蜜一样,甜兮兮的。

半个月前,我被男友劈腿。

伤心难过之下我来了趟说走就走的旅行。

不想,在高铁上遇到了唐轩。

他真的很不一样。

跟其他人要么看电影电视剧、要么玩游戏、要么听歌相比,他则安静地捧着一本书,读得津津有味。

他跟我坐在一排,我的位置靠窗,他则在过道旁边,我们中间隔了一个人。

我支着脑袋,小心翼翼地观察他。

那天他穿着一件棉质的白衬衫,袖口挽到小臂上方,一副金属边框的眼镜衬得他斯文又儒雅。

他的睫毛又长又浓,垂下来的时候像是蝴蝶的翅膀。

他鼻梁很高,下颌骨很明显,从侧边看过去,帅气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就在我看得入迷时,唐轩忽然转过头,跟我的视线在空中对了个正着。

我慌乱了一瞬,但下一秒就看到他嘴角上扬,绽开一抹温柔的笑容。

列车到站,我们中间的乘客下车,而他则主动地坐到了我旁边。

我们相谈甚欢,在了解到彼此都是独自旅行时便即刻决定要结伴而行。

起初的几天,我们还只是朋友,住酒店开两间房。

但随着关系的升温,火花在我们俩之间越燃越烈,当他主动拉起我的手时,我知道,我完了。

来到这个城市后,在前台办理入住时,唐轩一边温柔地盯着我一边跟前台说:“要一间大床房。”

我心跳“砰砰砰”地加快,心里紧张又期待。

我们赖在房间里谈天说地,气氛原本还算正常,可在他一个吻过后,一切都开始变得暧昧旖旎起来。

“去、去买......” 在他把手探进我的衣服下摆时,我勉强清醒了过来。

“宝贝,你确定要在这个时候喊停?”

唐轩目光灼灼地看向我,声音又酥又哑,听得我头皮都麻了。

“嗯,我、我等你.......” 我羞红了脸,压根不敢看他。

“......行,等我。”

唐轩起身进了卫生间,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了门。

所以,这东西能是唐轩给我准备的吗?

我的思绪回到盒子上,本来想等着唐轩回来一起打开,可耐不住好奇心作祟,掀开了盖子...... “啊!!!”

惊吓之下,盒子被我掀飞到地上,一件红白色的寿衣掉出盒子,一张字条飘飘荡荡地落在其上。

我惊魂未定,刚要捞起手机报警,但动作却顿住了。

我咽了咽唾沫,攥紧拳头走上前,把纸条捡起来——,我看着字条上的字迹,恐惧之余竟然还生出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到底是谁在恶作剧?

不对!

这根本不是恶作剧。

纸条也就罢了,寿衣就太过分了!

正常人根本不会这么做。

可到底是谁呢?

我才刚到这个城市落脚,除了爸妈和闺蜜谁都不知道。

但送东西这人却知道我住在哪个酒店、哪个房间,这根本不符合常理!

还有......艾滋病又是怎么回事?

明明,我的第一次都还在,根本不可能患艾滋病!

我烦躁地将纸条攥成球,想扔进垃圾桶,但却在抛出去之前顿住了动作,然后鬼使神差地塞进了牛仔裤兜里面。

“等唐轩回来就去报警。”

我小声嘟囔一句,嫌恶地将寿衣收进盒子里。

十几分钟后,门铃响起。

我飞快地跑过去,一开门,还不等我说话,唐轩就迫不及待地吻过来。

他紧紧地抱住我,带着我往卧室里走。

我忐忑的心情被他的热情灼散,想要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但对方却不给我开口说话的机会。

“唔,唐、唐轩......” 我倒在床上,想要推开他,却被对方禁锢住手腕,压在头顶。

热气从心底漫上来,我扭动着身子,理智越飘越远。

我感觉到身上的衣服被他褪去,紧接着,裤子的拉链被拉开....... “哐当!”

一声惊响吓得我一激灵,整个人也瞬时清醒过来。

“什么声音?”

我抓住唐轩的手臂问。

“不管它,可能是什么东西掉在地上了吧。”

唐轩说着还要来脱我的裤子。

但是我却觉得不对,这声音听起来明明就是关门声。

我止住他的动作,蹙着眉头道:“不对。

这是关门声,有人进来了吗?”

听我这么一说,唐轩一怔,随后从床上下来,直接往门口走。

“亲爱的,要不我们先给前台打电话问问情况吧!”

我快速穿好衣服道。

“没事,大白天能有什么事。”

唐轩说着一拉门,人就这样走了出去。

我忐忑地趴在门边,心脏“咚咚咚”地跳得飞快,联想起刚才那件寿衣和纸条,不安就像是一张大网,将我牢牢笼罩在里面。

“什么人都没有,可能是隔壁的关门声。”

唐轩走进门,拉着我就重新往床上走。

但我现在却没有了心思,扯住他的手道:“我们去前台看看监控吧!

今天下午我还收到了一个古怪的纸壳。”

“古怪的纸壳?

里面装着什么?”

“就……就……我看着奇怪就没打来。”

想起寿衣我心里就不舒服,干脆就没说出口。

唐轩想了想,然后低头吻了吻我的额头,道:“那我们就去前台问问看。”

结果,到了前台,查看监控却发现,我们的房间正好处于走廊监控死角,啥也看不见。

我反复看了好几遍,发现确实啥也看不见,只能愤愤地放弃了。

“宝贝别生气,要是实在不放心,我们明天就换个酒店,不住这种公寓了,好吗?”

唐轩一边搂着我,一边说。

“嗯,什么破酒店,监控都不会装!”

我嘟着嘴巴,胸口又闷又堵。

“可不是!

什么破酒店,给我们宝贝气成这样,我等一会儿就在网上给它写差评!”

唐轩佯装生气道。

我看他那样子,“噗嗤”一声笑出声,心想着事已至此,也没有找到什么切实的证据,大不了明天换个酒店,应该也没什么事情。

“走吧,我们出去吃个饭?”

唐轩问道。

“嗯,我要吃火锅!”

“好!

就吃火锅!”

吃完晚饭回来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唐轩和我在沙发上腻歪,被我催了好几次才恋恋不舍地起身去洗澡。

我脸颊红的发烫,一想到今天晚上即将把自己交付出去,心里就止不住地紧张。

就在此时,我忽然注意到有些不对劲。

今天下午,被我放到茶几上的、那个装着寿衣的盒子不见了...... 2 我大惊失措地站起来,几乎把客厅和卧室翻了个遍,都没有找到那个纸盒。

它消失的悄无声息,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可怎么可能呢?

明明当时就被我放到茶几上,还想着等唐轩一回来就跟他说,怎么会不见了呢?

我绞着手,心底惶恐到了极点。

“宝贝,我洗好了,你怎么了?”

唐轩走出卫生间,看到我心事重重的样子问。

“唐轩!

唐轩下午真的有人进来了!

盒子不见了!”

我抓住他的手臂急急地道。

“什么盒子?”

“就是一个盒子,方方正正的,下午被我放到茶几上,现在它不见了!”

我声音染上哭腔,越说越害怕。

“宝贝,别慌,你先跟我说清楚,那个盒子是什么?

确定是放到茶几上了嘛?”

唐轩抱着我坐在沙发上,一边轻柔地问一边轻拍我的后背。

“下午的时候前台送过来一个盒子,说是给我的。

我打开之后,里面......” 我咬了咬下唇,颤着声音继续道:“里面是一套寿衣。”

“寿衣?”

唐轩的眸色沉了沉,追问道:“那怎么下午的时候不跟我说?”

“我本来想说的,但是你回来就.......我忘记了,刚才才发现那个盒子不见了!”

“是快递寄过来的吗?”

“不是。

前台说纸盒是放在在前台的,上面写着我们的房间号和我的名字,她就给我送上来了。”

唐轩这次没有立马接话,他想了一想,才又道:“我们先打电话给前台,问一下今天下午是否有人过来打扫,拿走了盒子吧。”

“嗯嗯。”

3分钟后。

“......好的,我知道了。”

唐轩挂断电话,然后冲我摇了摇头,说“前台说,保洁阿姨打扫一般都是在客人退房后和早上。

刚才问了所有阿姨,没有人进过我们的房间。”

我心头一凉,整个人陷入巨大的惶恐中。

“宝贝,你要是实在害怕,那我们就换个酒店吧。”

唐轩瞧我这样,暖心地提议。

“可以吗?

那这钱不就浪费了吗?”

“浪费就浪费呗!

你比较重要。”

我眼眶盈满泪水,一下子拱到他怀里,感觉自己真是走了大运才找到唐轩这样靠谱的男朋友。

我们连夜换了一家酒店,原本期待的第一次,因为我的状态不佳,也没有继续下去。

然而,从这天后,接连两天,我身边的怪事频出,但每一件都不大,没有威胁到我的人身安全,甚至看起来更像是恶作剧。

比如,我换个衣服的功夫,穿衣镜上就被口红画的乱七八糟的。

比如,房间里总会出现一些写着些稀奇古怪符号的纸。

再比如,总会有一些放的好好东西突然就自己掉到了地上。

这让我生出了一种诡异的感觉:有一个看不见的人一直跟在我身边,并且似乎想要向我传递某种信息。

但这种感觉只有我有,唐轩却丝毫感觉不到。

因为所有这些反常的事情都是在他不在的时候发生的,而且,会在他回来之前清理干净。

面对我的心惊胆战,唐轩从来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耐烦,总是耐心安抚。

可安抚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用了,我躲在被窝里,任他怎么劝说,都不敢出去。

变化出现在第三天。

早上,唐轩说他一个朋友约他见面,问我去不去。

我不想一个人待在酒店里,但相比于外面的不确定,我宁愿待在房间里,于是便拒绝了。

“亲爱的,你要早点回来哦。”

我可怜巴巴地拉着他的袖口,极度希望他能留下来陪我。

“嗯,真的不跟我去吗?”

唐轩再次问道。

“不、不了。”

我摇了摇头。

“好吧,等我回来给你买好吃的。”

唐轩温柔地在我的脸颊印上一吻,然后就出了门。

在被窝里窝了半天,在饿得实在不行时才小心翼翼地钻出来,抓起昨天唐轩买的面包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吃到一半我突然发现今天都过去大半天了,一切都很正常!

我不可置信地四下扫过,把口里的面包吞下肚子,纠结半天才再次钻出了被窝。

我故意把一些小零件放到指定位置,然后跑到卫生间待看了半小时,再出来观察时,它们的位置没有任何变化,房间里也有没有出现稀奇古怪的符号。

我心里稍稍放松,捞起手机赶紧给唐轩发去消息。

但是等了好久也没有收到他的回复。

“吃的这么开心吗?

连回信息的时间都没有。”

我低低地抱怨了一句,当下便有些后悔,早上应该跟他一起去的。

因为这两天我的反常行为,我感觉唐轩对我似乎不如前几天那样......那样热情似火了。

尤其是我因为恐惧,根本没有心思和他那啥。

在一次又一次拒绝他之后,他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总感觉有些不高兴。

他该不会觉得我是故意的吧?

我咬着下唇,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不由得就有些焦躁。

明明走了狗屎运才找到唐轩这么好的男朋友,如果因为我的疑神疑鬼就搞砸了,那我可真得后悔死了!

想到这里,我决定今晚等他回来怎么说都要解释清楚。

然而,一直到晚上10点,唐轩都没有回来。

期间,他给我打电话说跟朋友在外面喝酒,可能会晚些回来,让我不用等他早点休息。

但是我心里却鼓鼓胀胀的,想埋怨又说不出口,只好委委屈屈地应了一声,挂断电话却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我翻看着跟唐轩的聊天记录,想着过往的种种甜蜜,竟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嘭嘭嘭“的砸门声把我叫醒。

3 我惊慌失措地掏出手机,正要拨打报警电话,唐轩的电话打了进来。

“喂,亲——” “宝贝,门外是我,开门。”

我心下一松,连忙跑过去开门,然后就见他衣衫凌乱、满头大汗地站在门外。

“这是怎么了?”

我疑惑地问。

“没、没事。”

唐轩摆手走进来,抄起桌子上的水杯,“咕咚咕咚”灌了一杯。

我站在一旁,视线诧异地从上扫到下。

出门时,他穿了个白色短袖,外面套了件黑色衬衫,而现在,衬衫不翼而飞,短袖上也都是褶皱。

裤腿上更不知为何沾着些泥污,看起来像是摔倒后造成的。

他脑门、脖颈上都是汗,短袖后背更是被汗液浸湿了大半。

他这到底干什么去了?

“亲爱的,你这是怎么了?”

在唐轩呼吸稍稍平复后,我好奇地问。

唐轩没有立马接话,不过脸色却不怎么好看。

“你之前说感觉咱们屋子里还有一个人?”

唐轩答非所问。

我神情一恍,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提起,但只点了点头道:“对。”

唐轩再次陷入沉默,垂在身侧的手掌在裤腿上蹭了蹭,半响才道:“我好像也感觉到他了。”

我瞳孔瞬间瞪圆,放松了一整天心情霎时紧绷起来。

“真、真的?”

“嗯。”

唐轩眼底阴沉沉的一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怎么感觉到的?”

我追问。

“就......嗯,跟朋友包了个房间打牌,然后......” 唐轩顿了顿,喉结滑动两下接着道:“谁也没碰,放在茶几上的两个水杯就掉了下来。”

跟我之前一样!

“灯也不知道怎么一亮一暗的......还有衣服,衣服也突然从地上飞了起来......” 唐轩声音轻飘飘的,看起来也被吓的不轻。

衣服?

我眼皮跳了跳,可能是打牌打热了,所以就把外套脱掉了吧...... “宝贝,之前我还不相信你说的话,但是现在看......这事确实太诡异了,你说我们要不要去寺庙里拜一拜?”

“可以可以,我听说这里的朝天寺就挺灵的,我们明天就去吧。”

“好好。”

我走上前,环住他的腰,将脑袋埋在他的胸前,却从他身上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的桂花味。

“你身上是什么味道?”

“嗯?

哦!

可能是那个酒店的香薰味。”

唐轩随口道。

晚上躺在床上,我半天没有睡着觉。

想着这几天各种古怪的事情,总感觉自己好像忽视了什么,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

黑暗中,我打量着唐轩的侧颜,伸手轻轻抚过他的脸颊,心里一阵满足。

如果没发生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说不准我们俩早就...... 想到这里,我禁不住探头过去,正欲在他的唇间烙上一吻,余光却瞥见他半隐在领口中似乎有一抹红痕。

我半支起身子,颤抖着手轻轻扯开他的衣领,那抹红痕就跟完整地呈现在了视野里。

这一瞬间,我甚至找不出一个词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不可置信?

五雷轰顶?

天崩地裂?

我眼圈发酸发热,想要把他叫醒问个明白,但又怯懦地不敢面对真相。

怎么可能呢?

他明明是那么细心温柔的一个人,他明明那么绅士,怎么可能在跟我好的时候转瞬就去找别人了呢?

可事实就摆在眼前!

那样醒目的吻痕骗不了人!

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想起他褶皱的T恤、遗失的黑衬衫以及他所描述的飞起来的衣服,一种不堪入目的设想让我疼得心脏都一抽一抽的。

我这才恍然想起,自己跟唐轩满打满算才认识十来天,我对他根本就没有多少了解。

一夜无眠,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我整个人都恹恹的。

唐轩一如既往对我关怀备至,但我却没有了之前的欢喜。

我们去寺庙请了平安福,吃了晚饭才回到酒店。

不知道是不是平安符起了作用,这一天都没有再发生什么古怪的事情。

唐轩搂着我,嘴里说着甜言蜜语,双手抚上我的衣扣。

“宝贝,想要吗?”

唐轩俯首在我耳边吹了一口气。

我身子应激一颤,脸颊漫上红潮,但脑海里却浮现出唐轩勃颈上的吻痕。

我咬了咬下唇,扬起脖颈问道:“亲爱的,你那天跟什么朋友出去玩啊?

男的女的?”

唐轩听我说完一怔,随后勾唇一笑,居然当着我的面,毫不避讳地扯开衣领问:“是不是瞧见我脖子上的这个痕迹了?”

我心头一紧,随后委屈道:“你这到底是怎么弄的啊?”

“嗐!”

唐轩曲起手指头刮了刮我的鼻梁,宠溺道:“都是男的。

其中一个小脑不协调,走路不看道,结果被绊了一脚,要不是我拽住他,他绝对破相!

但代价就是他那俩门牙巧不巧地就磕我脖子上了,差点儿给我疼哭了。”

听他这么一解释,我紧巴了一天的心情豁然开朗,打趣道:“啊!

那你没找他要医药费啊!”

“当然!

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现在就给他打电话,让他跟你解释。”

唐轩的坦诚让我不好意思起来,没想到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宝贝,我们别说这些了......” 唐轩双手捧起我的脸颊,眼里缱绻的爱恋差点将我溺死。

“我先去洗澡。”

我推开他,害羞地跑进了卫生间。

而就在我脱掉牛仔裤时,一个白色纸条从裤兜里掉出来。

原本已经忘却了的记忆再次涌现出来,那个纸盒、那套寿衣以及那张写着的纸条。

而一直觉得被自己忽视的事情也就是这张纸条,我当时把它塞进了自己的牛仔裤口袋里!

我双腿发软地倚靠在洗手台前,想要大喊唐轩却不知道为什么,张着嘴巴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

就在这时,地上的纸条忽然动了起来。

我双眼睁得老大,努力想要寻找到一丝能用科学解释的蛛丝马迹。

但是没有!

在这狭小的空间里,除了我,空无一人。

我看到那纸条飞起到空中,然后居然从中间开始撕开......

小说《欢迎来到艾滋病的世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