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中央美院油画系研修班(中国美院油画进修班好不好)

公交号

58岁油漆工上中国美院研修班,心未老,梦就在。

“我自己的梦想就是要坚持下去,不管是怎么样的阻拦。”

像是在效仿国画大师齐白石“从木工到画家”的传奇经历,58岁的潘建华,从16岁开始学做油漆工,到现在旺季每天能赚三五百块,也有冬天淡季一个月没活干的状况。

作为亲戚,在浙江省老年大学教了十几年绘画的黄建时,就顺势“推”了他一把。

在黄老师的眼里,油漆工这一行比较苦,潘建华又“比较喜欢用铅笔描来描去的”,还不如提起毛笔来“试试看”。

初次听到黄建时的建议,潘建华没办法心动。

时值2010年,潘建华做油漆工每天能够收入200元,老婆没工作,女儿还年轻,一家人等着自己出门做工赚钱,哪里有闲情逸致学画呢?

虽然在年轻时,潘建华也曾是“半个画工”。

16岁跟着表哥学做油漆工,就接触过木板床上的橡皮画。一般就是在木床和大衣柜上先漆上白色,再用特殊处理的猪血调颜色粉涂在白漆底上,再用橡皮或车轮胎皮擦出图案。

那些年,潘建华常会画虾,“金鱼也可以搞搞”,还画过梅兰竹菊和动物、风景。可惜这种家具橡皮画,只流行了七八年,之后的四十多年,潘建华只得勤勤恳恳当油漆工。

但这一份热爱画画、想要学画的诚挚心意,却一直留到了现在。

耽搁了五六年,潘建华终于踏进了老年大学的门。

黄建时在浙江省老年大学教了十几年绘画,据他介绍,“老年大学半年只收90元,跟白学一样”,包括一百多个班级,包括绘画、中医、书法、养生和舞蹈,想报名可是要摇号的。

一周只有一节课,每节课两个小时,类似中小学兴趣班的课程量,对于潘建华来说还是很吃紧。为此,他不得不将自己手头的油漆活儿“分门别类”,反正周一不接活,有活就等过两天再做。

干体力活还这么任性,自然会丢失不少生意。

不过,只接触过家具橡皮画的潘建华,虽然属于零基础,但是能够出于兴趣报班研修,这本身就是一件令人钦佩的事情。

用黄建时的话说就是:“老农民能够这样去弄,也不简单的。”

实际上,为了继续学画和研修深造,潘建华还和老婆吵过架。

因为在老年大学里学画进步神速,潘建华看到中国美院招生,就有些按捺不住了。

据黄建时了解,举办这个“花鸟画变临与创作高研班”的高研部,属于中国美术学院继续教育学院,主要是偏向兴趣爱好,而非学历进阶。

而对于干了一辈子油漆工的潘建华来说,“家庭条件不好,要养家糊口,没必要急着去美院提升”。而且黄建时老师也对潘建华的美术“零基础”而感到担忧,生怕他花了好多钱,最后却“跟不上学习的进度”。

而据张东华回忆,2019年的高研班于9月份开学,学费要求一次交齐,但是“到10月份还没有交的只有潘建华一个”。

当时潘建华为了凑足学费,确实是百般苦恼。

“一年学费两万五,我就跟老婆说是一万。”

就这,老婆也不同意,“一万块这么贵,你是去读什么书?”甚至过一两个月发现被骗,老婆还撕掉了潘建华的不少画。

潘建华对此倒是显得颇为平静,“当时我也真的很生气,但没有跟她吵,反正那个时候我只要有机会去读书就好了。”

事实上,潘建华的研修班学费,“跟朋友借了15000”,直到年底才凑齐。

这个研修班只是双休日上课,每逢周末,潘建华都会在5点起床,骑车13分钟到高铁站,从杭州东站坐到终点站浦沿站,在8点前赶到继续教育学院上课。

让他发愁的是住宿问题,为此他不得不带着画具、衣服和洗漱用具在杭州过夜。

为了省钱,他时常和其他两个要好的同学合开一个房间,挤在两张床铺上,“这样省一点钱”。

当然最无奈的,还是干活的时间被挤占了。

说是周末上课,可要是碰上外出写生,少说也得三四天。

潘建华不是个“闲人”,还得刷漆做工、养家糊口,上课的时候为了看到老师示范,每次都站在讲台边上;工作日要出门干活,晚上还要抽时间完成美术作业。

但是张东华说,“他每次的作业跟人家的质量都是差不多的。”

可惜的是,潘建华“花费重金”报名的美术研修班,还和疫情“撞车”了。

为此,高研班中间改为上网课,延期半年毕业,毕业前还要求交6册整张作品,摆在学校展厅里作为结业成果。

但不管是听课、作画还是作业,不断学习、不断探索而进步飞快的潘建华,都比其他人更加勤奋。

到期末时,由全体师生投票,“给他评了优秀学员”,每个班上只有30%名额。

当然,已经58岁的“油漆工画师”潘建华,在老年大学书画班和中国美院研修班“进修深造”的目的,不单纯是为了兴趣爱好和学历证书。

张东华说,“他毕业以后,我听他说办了一个培训班。”

潘建华平时还是做油漆工,但每周一会在当地幼儿园和社区教画画,“两个小时一节课,收60元”,而且他的教法和当初的研修班并无二致,都是“由学生们临摹以前老画家的作品,不懂的地方自己再指点”。

而且他在“画工生意”上也有进展,2021年,他以3800元的价格卖出了人生中的第一幅画,还第一次接到了酒店的笔画订单,“画七八幅画用了八天时间”,想必也收入不菲。

为此,时常感到忧心忡忡的“启蒙老师”黄建时,几乎每次见到潘建华都要说两句:

“你走得太快了,基础没打好。”

“你现在弄这么红了,你手上这个功夫要练好。”

但是总而言之,58岁的油漆工潘建华“心未老、梦就在”,做了40多年油漆工,在兴趣爱好和家人朋友的激励下,又重新捡起了年轻时的绘画梦,能够在老年大学坚持学几年,花两万多到中国美院参加研修班,然后能够在刷漆做工之余,靠绘画爱好和书画手艺多赚一分钱,借此改善家庭和子女的生活状况,成功践行了“学到老活到老”的箴言。

也算是不虚此行、不枉此生了。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公交号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