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不入爱河,暴君求她负责颜婳墨甫免费小说全集_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皇后不入爱河,暴君求她负责颜婳墨甫

彦子大大

颜婳墨甫是古代言情《皇后不入爱河,暴君求她负责》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彦子大大”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颜婳没理会她的冷嘲热讽,自顾自的给太后行礼问安,就像没听到一样,神色自如。太后的怒火“蹭!”一下的就燎原起来了,“皇后!”太后怒拍案桌,“你别以为有颜将军给你撑腰,你就可以对哀家不敬!你父亲权力再大,也不过是个臣子!”颜婳盈盈一礼后,也不等太后发话,自顾自起身,神色淡淡道,“母后,臣妾并没有对您不敬...

皇后不入爱河,暴君求她负责

皇后不入爱河,暴君求她负责 阅读最新章节


颜婳接过药一口干了。

她分析过了,这药配的倒是极好,可以避孕却不会伤身体,里面加了强身健体的药材,侍寝完来一碗,能减轻她身体的酸痛。

梳洗完毕后,颜婳用过早膳便例行公事的前往慈宁宫给太后请安。

因为早上吃的比较多,颜婳仍旧是最晚到的一个。

众嫔妃已经在慈宁宫向太后请安,颜婳姗姗来迟。

“哟,皇后娘娘好大的谱啊,就连哀家都要等你!”太后一连忍了几天,终于是忍不住了!

在等她的时间里,姜太后的怒火越烧越旺。

自从第一天在颜婳手里吃了亏后,太后安静了几天,每次对颜婳的姗姗来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颜婳请完安后,就打发她走了。

颜婳也乐得清净。

颜婳没理会她的冷嘲热讽,自顾自的给太后行礼问安,就像没听到一样,神色自如。

太后的怒火“蹭!”一下的就燎原起来了,“皇后!”太后怒拍案桌,“你别以为有颜将军给你撑腰,你就可以对哀家不敬!你父亲权力再大,也不过是个臣子!”

颜婳盈盈一礼后,也不等太后发话,自顾自起身,神色淡淡道,“母后,臣妾并没有对您不敬,后宫中对请安的时辰有规定,臣妾并没有来迟,只是母后来的太早了。”

太后来得早,一是她人老了觉少,二是她就想抓抓那些嫔妃们的小辫子。

让太后等嫔妃,那是不敬,一旦有哪个嫔妃来的晚了,她就有理由责罚她,以此来树立她在众嫔妃之间的威望。

而众嫔妃,都是在宫中摸爬滚打的,对于这位太后,那是恨不得贴上去巴结,又怎么会让太后等她们?

所以每天天不亮时,她们就到齐了,一个比一个卷。

至于后宫规定的时间,那就是形同虚设。

“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怎么?后宫规定就是你不敬哀家的理由?”太后怒不可遏,“如此不忠不孝罔顾礼义廉耻之徒,如何配为一国皇后!”

众嫔妃低着头,眼底尽是幸灾乐祸。

上次皇后没有受到惩罚,她们都可惜了好久,一直在找机会呢,但这皇后天天在凤仪宫里睡觉,她们想陷害都找不到机会。

太后忍了这么多日,可算是爆发了。

“太后,听闻姐姐食量巨大,想是早膳用的太丰盛了,这才耽误了时辰吧。”丽妃一副为颜婳求情的样子,但说出口的话却阴阳怪气。

“哼!贪图享乐,你身为一国皇后,哪有点母仪天下的样子?”有人附和,太后怒火更盛了,腰杆也更硬了。

“食量巨大?你是一国皇后,不是栅栏里的牲畜,食量过大像什么话!”

众嫔妃差点笑出声来,这不是说皇后是猪吗?

颜婳神情仍旧淡漠,就像在看一群跳梁小丑。

她故作严肃道,“母后此言差矣!”

太后正想呵斥,只听颜婳继续道: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们身为皇室,乃天下百姓之表率,若是连我们都不遵守规矩,那褚羽国的百姓纷纷效仿下,褚羽国不是要大乱了?”

“此等祸国殃民之事,臣妾是万万不会做的!”颜婳说的正义凛然,一身风骨誓死不低头的模样。

太后:“……”

众嫔妃:“……”

一个早起请安的小事,经皇后嘴里一说,就成了祸国殃民的滔天大罪了?

那她们平日天天起的一个比一个早,恨不得入夜就在这守着的人,不就是十恶不赦了?她们来得早反而错了?

众嫔妃也没了幸灾乐祸的心思,开始担心起皇后那张嘴来,她太能说了,搞不好就给她们定个莫须有的罪名。

“至于食量。”颜婳眼都没抬,“各人体质不同,后宫中亦有规定,只要不铺张浪费,膳食不限供给。”

“本宫乃一国皇后,怎么?褚羽国连皇后都要吃不饱饿肚子吗?这要是传了出去,皇室颜面何存?对褚羽国虎视眈眈的邻国又该如何看待褚羽国?”

“你!”太后被怼的哑口无言,但是一时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她。

她将这些事扯到国事上去,这就不是她能够乱来的了。

太后强压下怒火,转移话题,“明日陛下将前往灵隐寺为众生祈福,皇后已经一连侍寝数日,也该是时候让陛下临幸其他妃子了。”

顿了顿,太后用命令的语气道,“明日祈福,皇后就不必去了。”

皇上为众生祈福这是大事,身为皇后,皇帝的正妻,按照礼仪自当应该一同前往,以显虔诚。

要是皇后没去,那一定是遭了皇帝的极度厌弃,这才会被留在宫中不准同行。

太后这是想让她成为全天下的笑柄啊!

颜婳装作无辜道,“可是,陛下今早与臣妾说过,令臣妾明日一同前往呢。”

太后:“……”为众生祈福的日子昨晚才定下来,皇上就这么急不可耐的跟她讲了?

“哀家会与皇上说的。”太后的声音不容置喙。

好吧,若是不去的话她也落得潇洒,跟着去的话搞不好还要侍寝。

虽然失去了出去玩的机会,但想到不用侍寝,也值了。

至于名声……皇家自己都不在乎,她一个一年后就要“死”的人,在乎那么多干嘛。

颜婳乖巧应道,“是。”

太后得意的看了她一眼。皇后又如何?荣获恩宠又如何?她的一句话就能定她生死!

太后满意的转头对其他嫔妃道:“宁妃,丽妃,秀妃,兰妃……你们准备准备,明日随驾前往。”太后一连点了好几个名字,全都是平日里对她特别讨好巴结的。

她现在已是太后,金尊玉贵,可不得多些人照顾,有她们随行,也好方便照顾她。

太后点的几个名字里倒是没有云妃。

颜婳在殿内扫视了一圈,却不见云妃的身影。

被太后点名的几位妃子欣喜不已,连忙谢恩。

宁妃上前,亲自为太后倒茶,“太后,您的茶凉了,臣妾为您换一杯。”

太后满意的点头。

这些嫔妃里,最讨她欢心的便是宁妃了,端庄秀丽,嘴甜识大体,比那粗鄙的皇后不知强了多少倍。

小说《皇后不入爱河,暴君求她负责》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阅读全文<<<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公交号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