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版小说阅读松花糖(袁允棠李晟)_松花糖(袁允棠李晟)完结小说大全

袁允棠

松花糖

小说《松花糖》,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袁允棠李晟,文章原创作者为“袁允棠”,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或许是吃多了山珍海味,原主对吃糠咽菜起了兴趣。居然在李晟这个进京赶考的穷书生后面追着跑。狗东西!跟现代的软饭男一样,打着爱你的旗号,骗财骗色。想方设法把女生的肚子搞大,然后用孩子威胁女方爸妈...

在线试读

《拽妃宫斗上位,闲杂人等退退退文章简述》免费阅读!这本书是松花糖创作的一本言情,主要讲袁允棠萧景容的故事。
讲述了:...《拽妃宫斗上位,闲杂人等退退退文章简述》免费试读春暖花开,万物复苏。
又到了大夏朝选秀好时节。
“棠儿,你不要去选秀了,我们私奔吧。
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你给我生儿育女。”
“等你爹娘气消了之后,我们再回来。
到时带着我们的儿女,看在孙辈的份上,他们也不会为难我们的。”
“棠儿,委屈几年,就能换来长相厮守,我一定会让你成为京城人人羡慕的女子。”
……羡鱼楼厢房中,袁允棠听着李晟怂恿自己私奔的话,翻了个白眼。
“我是什么很贱的人吗?我堂堂骠骑大将军嫡女,你让我跟你无媒苟合私奔?还要拿孩子来威胁我爹娘?!”“李晟,你真以为我喜欢你啊?实话告诉你,我真正仰慕的人,是当今圣上!陛下才是真英雄,是我心中敬仰的太阳!”“我假意钟情于你,不过是想引起陛下的注意罢了。
如今我就要进宫选秀了,你休要纠缠,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袁允棠把玩着手中的鞭子,轻飘飘扫了一眼小白脸。
她本是世界五百强集团的人事经理。
因为连续熬夜加班猝死,醒来时就成为了这大夏朝骠骑大将军之女袁允棠。
或许是吃多了山珍海味,原主对吃糠咽菜起了兴趣。
居然在李晟这个进京赶考的穷书生后面追着跑。
狗东西!跟现代的软饭男一样,打着爱你的旗号,骗财骗色。
想方设法把女生的肚子搞大,然后用孩子威胁女方爸妈。
啧啧。
既能得到女方的家产,又能白得一个免费保姆。
甚至还会用女方的钱,去养三、四、五、六……这个李晟,还真是会算计。
“不,棠儿,我不相信你是这样无情的人。”
“你是不是被人威胁了?”“棠儿你别怕,我们是真心相爱,一定可以排除万难在一起,你信我。”
……李晟眼睛沉了沉。
压下怒意和嫌弃,换上了深情隐忍的模样。
袁允棠嗤笑一声。
起身,活动了下手腕。
啪——鞭子直接抽在了李晟身上。
李晟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袁允棠一鞭子下去,李晟皮开肉绽。
疼得李晟哀嚎不已。
袁允棠嫌弃地用帕子擦拭着鞭子。
“我说我仰慕的人是陛下,你听不到吗?”“你何德何能,竟敢跟陛下相比?明明这么普通却这么自信,认为我喜欢你超过喜欢陛下?”“再有下次,就不是一鞭子这么简单了。
你一定不想了解袁家军审问细作的手段的。”
说完,袁允棠嫌弃地把手帕,丢在疼得倒地打滚的李晟身上。
自己打开厢房门,大摇大摆走了出去。
余光撇过守在隔壁厢房门的人,白面无须。
袁允棠嘴角微微上扬。
听说景容帝喜欢微服私访。
而这羡鱼楼是京城最负盛名的酒楼,打探消息最是灵通。
李晟约她商量私奔的事,她不知道隔壁是谁,只想赌一把。
不过看来,她赌赢了。
吱——羡鱼楼厢房的窗户被打开。
看着袁府离去的马车,一身士子打扮的景容帝,杯盖轻拨着茶叶。
嘴角微不可见地上扬。
这袁家女,倒是有趣。
袁府。
袁允棠已经跟爹娘说了要进宫选秀的意愿。
反正都要嫁人,还不如嫁给权势最高的那一个。
而且景容帝容貌英俊,身材健硕,也才二十有六。
放在现代社会,妥妥的高富帅。
她可不想嫁给一个丑相公,再生一个丑孩子。
还得看婆母的脸色过日子。
至少宫里面,袁家有人。
她姑母,可是东太后。
后台硬着呢。
这么好的配置,不能浪费了。
最重要的是,她想要延续袁家的荣耀。
下一代帝王,只能是她的孩子。
知道女儿要进宫,袁奕山和桑枝叮嘱着人。
“棠儿,进宫后遇到挑衅之人,千万不要忍,你尽管打回去。
看谁敢欺负我袁奕山的女儿!出了事,有爹爹帮你解决。”
“棠儿,娘让人去寻一些化骨水,索性来个死无对证。”
听着爹娘的“教诲”,袁允棠都觉得亲切不已。
她在现代时,本是孤儿。
想要得到什么,都得靠自己去争去抢。
而现在的爹娘无条件护着她。
她第一次体验到当女儿是什么感觉。
袁家,她护定了!翌日,袁允棠坐着马车,赶赴皇宫选秀。
皇宫,她来了。
袁允棠一路上都在闭目养神。
她可以肯定,她这次选秀,凭借家世和姑母的帮衬,她一定会被选上。
她可不是电视剧里的华妃,光有家世,却是个恋爱脑。
最后落得个被赐死的下场。
她能从孤儿院一路厮杀,再到五百强企业的人事经理,可不是什么傻白甜。
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砰——马儿受惊,几辆马车相撞。
闭目养神的袁允棠,差点没撞到额头。
“怎么回事?”袁允棠冷冷睁开了眼。
通往皇宫的路很宽,就算三架马车并行,也不会挤。
她是袁家千金,马车都家徽。
见到了袁家的家徽,还有人敢来撞她的马车。
要么不把她放在眼里,要么就是被人当刀子用了。
“小姐,祁府和沐府要抢道,后面的马儿受惊,误撞到了咱们的马车。”
袁允棠的侍女巧珠,一早下马车查探。
急吼吼回来禀报。
袁允棠抱着暖手炉,嗤笑了一声。
今日是选秀日,大家都想夺个好彩头。
有的人以为挡了她的道,就能先她一步登上高位。
天真。
选秀从来都不只是看先来后到。
没有好的家世,就算是先入宫,也得恭恭敬敬叫她姐姐。
掀开马车帘子,袁允棠径直下了马车。
原本还在争吵的两位千金,看到袁允棠出现后,声音弱了下来。
两人齐齐往后退了两步。
骠骑大将军府的千金蛮横无礼,是出了名的。
选秀在即,可不想招惹袁家人。
“巧珠,把本小姐的匕首拿来。”
袁允棠伸手,似笑非笑。
巧珠虽然不清楚主子要做什么,但还是乖巧地把匕首送到袁允棠手上。
刷——袁允棠没有说多余的话,拿起匕首直接朝祁家和沐家的马儿上捅了几刀。
身为武将的女儿,自然有点功夫在身上。
袁允棠几刀下去,祁府和沐府的马嘶腾了几声,倒地没气了。
袁允棠衣裳、脸上也沾上了血迹。
小说《松花糖》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阅读全文<<<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公交号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