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冯妍韩奕神秘人(韩奕可欣)_冯妍韩奕神秘人(韩奕可欣)最新小说全文阅读

韩奕

冯妍韩奕神秘人

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冯妍韩奕神秘人》,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韩奕可欣,是作者“韩奕”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推荐精彩《救女儿的肾被丈夫给了白月光》本文讲述了冯妍韩奕的爱情故事,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给各位推荐内容节选:...《救女儿的肾被丈夫给了白月光》第2章免费试读《救女儿的肾被丈夫给了白月光》第二章免费试读可欣眨着她清澈的大眼睛:“妈妈,姥姥和姥爷看不见我们了……”我轻轻抚摸着她的头:“但是姥姥和姥爷心中有我们”虽说不知道为何我们仍然留在人世但在看到父母情绪平复后,我决定带着可欣去看看她的爸爸在...

在线试读

推荐精彩《救女儿的肾被丈夫给了白月光》本文讲述了冯妍韩奕的爱情故事,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给各位推荐内容节选:...《救女儿的肾被丈夫给了白月光》免费试读《救女儿的肾被丈夫给了白月光》第二章免费试读可欣眨着她清澈的大眼睛:“妈妈,姥姥和姥爷看不见我们了……”我轻轻抚摸着她的头:“但是姥姥和姥爷心中有我们。”
虽说不知道为何我们仍然留在人世。
但在看到父母情绪平复后,我决定带着可欣去看看她的爸爸。
在世的时候,韩奕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隔壁病房的沈月月身上。
可欣每天都期盼着爸爸前来探望,可直至最后也未能如愿。
此刻,我实现了她的心愿,让她好好见见爸爸。
医院里,韩奕刚做完手术。
可欣终于见到了日夜思念的爸爸,兴奋地在周围跑来跑去。
然而,韩奕却无法感知她的存在,安然自若地坐着休息。
一名医生经过,韩奕突然叫住他:“赵哥,我女儿出院前恢复得如何?”那名医生微笑着回复:“恢复得很好,治疗及时,没有任何并发症!”我心中充满疑惑。
自从韩奕告诉我他将肾源转给了沈月月,我便不再信任他,果断带着可欣转了院。
另一家医院的医生为我们安排了新的肾源渠道。
为了可欣的心情,又经过病情评估,我才带她回家调养。
虽说三天后病情突然恶化,我们又回到了医院急救室。
但从韩奕工作的医院离开时,可欣的身体状况并不理想,这位医生为何这样说呢?然而,韩奕已经相信了,他松了一口气,道谢后就又去工作了。
他走后,那名赵医生挠挠脑袋。
“这小韩是怎么回事,他女儿的病情不是一直由他跟进吗?”“十三号那天的手术多成功啊,他还给全医院发红包呢,这么快就忘了?”我愣住了。
可欣在我旁边摇了摇我的手,眼中满是期待:“妈妈,那天爸爸是来看我了吗?”我喉咙发紧,难以发出声音。
十三号,是可欣急救失败、离世的日子。
我依然记得她被白布覆盖的娇小身体、她冰冷的小手,以及她苍白的面容。
而沈月月在那一天,移植了本应属于可欣的救命肾脏。
原来,这家医院的人将沈月月当成了韩奕的女儿。
原来,十三号那天,他兴高采烈地给全医院都发了红包。
虽说灵魂感觉不到寒冷,但我却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韩奕,你可曾想过,就在你为沈月月的手术成功而欢庆之时——你的亲生女儿正在六公里外的另一家医院,永远地闭上了眼睛?你有空给所有人发红包,却不愿接听我打去的二十几通电话。
可欣于生命的终章时刻,心中依然牵挂着她的父亲。
我心中涌起浓稠的悲怆与愤恨,不禁无奈苦笑。
韩奕,你着实不配为人父!可欣似乎察觉到我的情绪,她紧紧抱住我的腿:“妈妈,别再伤心了,我会一直陪伴着你的。”
不知她是否有所察觉。
这一次,她没再提及父亲。
夜晚,韩奕下班归家。
我带着可欣,随他一同回了家。
虽说她未曾明言,但可欣在韩奕身旁飘荡着,看上去还是颇为开心的。
这尘世间,又哪有不爱父母的孩子呢?抵达家门口,韩奕掏出钥匙。
门开启,沈佳与沈月月母女现身而出。
我呆住了。
连可欣都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沈佳犹如这家的女主人般,接过韩奕的公文包与外套,笑容温婉:“回来啦?饭菜都备好了,快去洗手吃饭。”
沈月月恢复得不错,在一旁欢蹦乱跳。
全然不像我的可欣,连灵魂都显得那么脆弱。
韩奕走进屋子,摸了摸沈月月的脑袋,对着沈佳温柔浅笑:“小佳,辛苦你了。”
目睹此幕,我感觉仿若遭受重创。
初次遇见沈佳,是在可欣上小学的时候。
她是个活泼开朗、爱笑的小丫头,可升入二年级没几日,就变得越来越沉默。
我原本以为是小孩子随着年龄增长,性格自然而然发生的变化。
直至有一回给她洗澡,我发现了她衣服底下密密麻麻的青紫伤痕。
次日,我找到了女儿的班主任。
“孙老师,这事你必须得管!”“年纪这般小,怎能如此恶毒?这可是校园霸凌你知不知道?!”我气得浑身发抖。
班主任小声劝解,却始终拿不出一个解决办法,气得我火冒三丈。
我独自喋喋不休了许久,身旁居然连一丝应和都没有。
我愤怒地转过头,却见韩奕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对面,紧盯着校园霸凌的始作俑者、那个叫沈月月的女孩——以及她身旁的母亲。
这次的霸凌事件,最终在沈佳的道歉、以及韩奕的大度原谅下落下帷幕。
沈月月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我难以置信,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韩奕却强行将我拉走。
面对我的质问,他毫无愧色。
“我了解沈佳的为人,这件事肯定有误会。”
“她心地善良,教育出来的女儿必然不会去霸凌他人。”
这时,我才得知韩奕曾有过一位白月光初恋。
他们在最美好的年华里谈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却被强行拆散。
直至如今,韩奕有了家庭,沈佳成了单身母亲,双方才阴差阳错地重逢。
当夜,我和他大吵一架,并在次日往女儿的书包里塞进了紧急报警器。
但似乎是为了印证韩奕的笃定。
那个面对我的怒斥满脸得意的女孩,再也没有故意欺负可欣。
反而从那天开始,我们两家开始频繁相遇。
有时是在公园,有时是在商场,有时是在学校附近。
每次见到韩奕,他都会跟沈佳畅聊许久。
他不仅开始积极参与家长会,在家中也是越发心不在焉。
不知从何时开始,韩奕再也不会在可欣撒娇时将她抱起来,反而皱着眉头斥责道:“看看你,像什么样子?你再瞧瞧人家月月,何时这般娇气过?”可欣考了年级第一,他也不再像从前那般夸赞她,反倒试图鞭策她:“不要骄傲自满,也别只顾着学习。
要多向月月学习,平时多锻炼、多跑步!”甚至在餐桌用餐时,韩奕也不忘提及沈月月母女:“月月就是爱吃肉,所以个子长得那么高——沈佳阿姨做的菜肴,她从来都不挑食!”然而,沈月月是什么样的孩子呢?成绩在班级位列末位、整天只知道疯玩、跟老师顶嘴、交不到朋友。
这些在韩奕口中,却都成了“与众不同”的特征。
可欣性情温顺,从不多言,只是认真应承。
即便如此,韩奕仍旧不满:“毫无个性可言,日后在社会上怎么吃得开?”我对韩奕这种行为提出过多次反对,可他却丝毫不在意:“我是她父亲,说这些不都是为她好吗?”“忠言逆耳,等她长大就会明白。”
此后,可欣生病住院,退学在家。
然而,除了可欣住院的首日,韩奕过来瞅了一眼之后,便再没出现。
偶然听到其他医护人员和病人谈论他,都说韩医生是个好爸爸:“工作那么繁忙,还每天都抽出时间去看女儿!”“这当爹的确实负责,只可惜孩子年纪这么小,竟然得了肾病,实在不好治呦……”类似的议论不在少数。
我一直为此感到困惑。
直到在医院走廊偶然撞见他和沈佳,我才知道沈月月也因肾病住进了医院。
入院后,韩奕为她们母女事事亲力亲为,忙前忙后毫不马虎,与对待我们的女儿截然不同。
可欣常常因为药物影响难以进食。
而韩奕却在高强度的工作下,坚持每天为沈月月制作营养餐。
可欣难受得整夜整夜难以入眠。
韩奕却每个夜晚都在沈月月病房里哄她入睡,甚至时常购买玩具让她开心。
可欣每天都在问我,爸爸在哪里?我回答不上来。
但韩奕每天都要在沈月月病房里待上至少一个小时,只为给她们母女足够的安全感。
面对我的质问,韩奕却理直气壮:“她们孤儿寡母的,我帮一把怎么了?”“可欣父母双全,但月月不是!那孩子缺乏安全感,我只是多照顾了一下而已。
冯妍,你能不能别这么自私?”此刻,韩奕和沈佳、沈月月母女坐在我们的家中,看上去犹如一家人。
那些往日的怪异之处,此刻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我气得浑身发抖,紧紧攥起了拳头。
韩奕,你怎么敢这样?亲生女儿的身体状况你毫不关心,却能如此理所当然地和初恋情人过起小家庭的生活?!
小说《冯妍韩奕神秘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阅读全文<<<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公交号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