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宁霍宵征霍宁霍宵征霍宵征沈时言已完结小说推荐_免费小说完结版霍宁霍宵征霍宁霍宵征霍宵征沈时言

霍宵征

霍宁霍宵征霍宁霍宵征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霍宁霍宵征霍宁霍宵征》,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霍宵征沈时言,由大神作者“霍宵征”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这导致她不得不走两步就停下来缓缓,胸膛里的心脏似乎也不堪重负,咚咚地撞击着胸壁。胃里空空,霍宁甚至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胃被压成一张纸。寒冷和饥饿让霍宁头重脚轻、寸步难行,她甚至觉得自己可能马上就要二次死亡。霍宁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眼前一片朦胧,她瑟缩一团,却感觉天地都在旋转...

在线试读

夜色正浓,门外依旧寒风呼啸,厚重的白雪冰冻了霍宁原本跳动不安的心。
眼看走出了警局的大门,史丽丽也不再装,直接冲霍宁发脾气:“不是跟你说了,玩一会儿雪就回家吗?你叔叔和你开个玩笑,你怎么还闹到警察局了?”...《穿书:捡了个冷酷霸总爹地》免费试读她快要冻死了啊。
即使意识是清醒的,但这具身体的羸弱出乎霍宁的意料。
在这冰天雪地里,原主已经不知道被冻了多久了。
这导致她不得不走两步就停下来缓缓,胸膛里的心脏似乎也不堪重负,咚咚地撞击着胸壁。
胃里空空,霍宁甚至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胃被压成一张纸。
寒冷和饥饿让霍宁头重脚轻、寸步难行,她甚至觉得自己可能马上就要二次死亡。
霍宁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眼前一片朦胧,她瑟缩一团,却感觉天地都在旋转。
不行了,要死了……霍宁崩溃地想。
弥留之际,一阵警笛声响起。
一辆巡逻警车闪着蓝色的车灯在她身旁停下。
“小妹妹,你迷路了吗?”霍宁费力地抬起头,待她看清了说话人身上的警服后,放心地晕了过去。
……“走开,别挡着暖气……”一道女声轻柔地呵斥道。
“热牛奶,我加了糖……”在一片嘈杂声里,霍宁缓缓睁开了双眼。
寒冷的刺痛感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身体像泡在温暖的浴缸里,舒服得不像话。
“哎,醒了醒了……”霍宁看向说话的人,是刚刚那个警察**姐。
“饿……”霍宁轻声道。
听到这话,警察**姐立刻拿出面包和牛奶递给她。
霍宁接过,饿狼扑食似的咬下一大口,狠狠地吸了口牛奶,热的。
霍宁忍不住红了眼眶:啊,活下来了。
霍宁长期营养不良,身量比同龄人还小,瘦弱的模样格外惹人怜爱,全身上下只有一双眼睛亮晶晶,带着点可爱。
这一幕被警察们看在眼里:好可怜的崽呜呜呜。
奶足饭饱后,警察们走起了流程。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你的家在哪儿啊?爸爸妈妈的联系方式有吗?”霍宁低下了头。
原主母亲的联系方式,她倒背如流。
毕竟原主时常被遗忘在幼儿园。
但她不能被原主母亲接回去,不仅是为了她接下来的任务,还为了她能好好长大。
“我的名字是史宁。
我的爸爸是霍宵征,但我不记得他的电话号码了,你能帮我给他打个电话吗?”霍宁鼓起勇气,拿捏着语气装作一副胆怯的模样轻声细语道。
警察**姐见她扑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自己,一时忽略了‘霍宵征’这个名字的响亮程度。
“好,是哪三个字?阿姨帮你查。”
警察**姐一脸怜爱地看着她。
一位警察小哥哥不可置信道:“不会是那个霍宵征吧?”警察**姐疑惑:“哪个?你认识她爸爸?”小哥哥赶紧摇头:“就那个啊,霍氏集团的老大啊,前两天还上了热搜来着,当时你不是抱着手机喊老公吗?”**姐后知后觉,震惊地看向霍宁,眼神带着询问。
见状,霍宁确信了,她的确穿书了。
毕竟,只有在小说里,霍宵征的名字才能做到这种路人皆知的程度。
她朝**姐点了点头:“宵夜的宵,征途的征。”
见警察们不太相信,霍宁干瘦的小手紧紧揪住衣服下摆,她仰着头,眼神真挚地看着警察说:“我没有撒谎。”
见状,警察只好拨通霍宵征的工作电话。
“你好,请问是霍宵征吗?我们是桐城公安分局,您的女儿现在警察局,请您过来把小朋友接回家。”
电话那头,霍宵征的总助席川一脸迷茫,他看了眼手机,屏幕上显示来电确实是公安局,他不敢置信地问道:“什么女儿?”霍总什么时候有了个女儿?他怎么不知道?席川的语气透露出的匪夷所思太明显了。
打电话的警察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小姑娘,心头犯怵:这要是搞错了……但事已至此,他不得不硬着头皮道:“是这样的,我局工作人员在路边捡到一个走失的小姑娘,在询问家属联系方式的时候,小姑娘说自己的爸爸是霍宵征,鉴于小姑娘能清楚地报出霍先生的名字,我们这边想请霍先生来一趟警局。”
说完,警察不自信地补了一句:“或者派律师来也可以。”
席川看了眼后座的闭眼假寐的霍宵征,捂住听筒问道:“霍总,警察局来电,说是有个自称是你女儿的小姑娘……”后面的话,席川都说不下去。
霍宵征年近30,头发梳成大背头的样式。
他的五官俊朗,棱角分明,眉宇间却透着一股冷酷的气息,让人不敢直视。
“女儿?”他睁开眼,语气平淡:“这种泼脏水的事情还需要我教你处理吗?”席川哽住,转过头对电话那头道:“不好意思,霍总并没有女儿,这件事我们稍后会派律师协助贵局的工作。”
电话那头的警察心中一个咯噔:果然还是太草率了吗……“好的,打扰了……”警察说着就要挂电话。
在他身后的霍宁眼见着机会就要流失,她急忙开口:“5年前,甘棠院!”被霍宁的大叫吓了一跳的警察忙不迭地挂断了手机,带着点气恼问道:“小朋友,你跟叔叔说实话,你爸爸妈妈到底叫什么名字?”霍宁记得,5年前,霍宵征就是在甘棠院和原主母亲有过交集的,这算是霍宵征的黑点了,他应该不会忘记吧?然而,天不遂人愿,她的话,好像压根就没传到电话那头。
霍宁眼见着唯一的希望破灭,刚才喝奶囤积的那点能量也迅速流失,身心遭受双重打击,此时,她颓唐地窝在躺椅上,对警察的问题充耳不闻。
霍宁这副样子,被警察理解为熊孩子犯错之后的不知所措,于是不再过多关注,转头主动搜索起霍宁的资料。
这一翻,还真让他们找到了原主母亲的联系方式。
霍宁苦苦思索着接下来的出路。
没多久,不等霍宁理出个头绪,门口便传来一阵嘹亮的哭喊声。
“宁宁啊,我的宝贝!”哭喊声越来越近,霍宁眼睁睁看着打扮得如同夜店女郎的女人,莽撞地冲向自己。
是史丽丽,原身的母亲。
史丽丽一把抱住霍宁,涕泗横流,一边叫着宝贝,一边‘爱之深责之切‘的模样拍打霍宁的背部。
但这具身体似乎被打怕了,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霍宁抬起手护住了自己的头,与此同时,身体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
然而,即使如此,她也没能控制住身体的本能反应,她一边颤抖,一边抬手抱住母亲的头:“对不起妈妈,让你担心了,你别哭了。”
应该是原主的意识还未能完全消散。
后知后觉的霍宁,心中一阵酸楚。
原主单名一个宁,但随了母姓,连起来就是史宁。
是死人的谐音。
是有多不喜欢,才会给自己的女儿取这种名字。
霍宁无法理解。
史丽丽感受到霍宁的拥抱,心下了然。
无论怎么对史宁,她都死心塌地地爱着自己的妈妈。
埋头假哭的史丽丽甚至忍不住笑了。
就是这么一点轻微的笑声,被霍宁捕捉到了。
那一抱之后,属于原主的气息仿佛突然间消失得彻底。
霍宁推开埋首哭泣的史丽丽,语气天真道:“妈妈,你在笑什么?”史丽丽身体一僵,她咬了咬牙,直起身来:“妈妈高兴啊,妈妈一直在找你……”方才打电话的警察小哥哥见状直接教育起来:“你怎么给人当妈的?这都晚上10点了,外面还下着雪呢,怎么让小孩一个人在外面溜达?我们捡到这小孩的时候,人都是冰的。”
史丽丽照单全收:“是是,警察叔叔教育得是。
都是我平常太溺爱她了,惯得她大雪天也敢出来跑出来玩……。”
霍宁打断道:“妈妈,叔叔呢?你们没有一起回来吗?”她扑闪着一双大眼睛,带着点幼崽的孺慕之情。
听到这话,警察**姐忍不住道:“溺爱?谁家溺爱还是是不管孩子吃没吃饭,只顾自己约会的?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大雪天就给孩子穿这?”说着她掀开霍宁身上厚重的毛毯,露出里面的薄款秋季外套。
史丽丽脸色顿时有点挂不住,她勉强陪着笑脸,一把扯过霍宁:“警察同志教育得对,我这就回去好好反思,绝不再犯。”
眼见着自己就要被史丽丽带回家,霍宁挣扎起来,语气惶恐:“妈妈,我不能回去。
叔叔说过了,没有他的允许,我今天不可以回家,不然他就打断我的手。”
霍宁一边大叫,一边往警察**姐身后钻。
史丽丽快要维持不住笑脸了:“这孩子,尽胡说八道,叔叔平时疼你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打你。
你再瞎说,小心警察叔叔把你抓起来!”听了这话,警察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很明显,史丽丽不是个尽责的妈妈。
但因为刚才的电话事件,警察也不敢轻信小姑娘。
场面一时有些僵持不下。
史丽丽察言观色,放软了语气:“警察同志,我这女儿,为了让我多多关注她,总是会夸大其词,做出些惹人关注的事情来。
平时我确实约束不够,对她也缺乏关心,但我怎么说都是她的妈妈啊,我怎么可能会让我女儿受欺负呢。”
有什么办法呢,无论父母有什么错,但只要没害死孩子,孩子终归是要有父母的。
牵着霍宁的警察**姐蹲下来,表情无奈。
她一边给霍宁理了理头发,一边轻声细语道:“以后别乱跑了,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就给姐姐打电话,电话号码姐姐已经放在你衣服口袋了。”
霍宁见警察的神色松动,一时也没了主意。
史丽丽迅速搂过霍宁,一边道谢,一边带着霍宁离开警局。
夜色正浓,门外依旧寒风呼啸,厚重的白雪冰冻了霍宁原本跳动不安的心。
眼看走出了警局的大门,史丽丽也不再装,直接冲霍宁发脾气:“不是跟你说了,玩一会儿雪就回家吗?你叔叔和你开个玩笑,你怎么还闹到警察局了?”脑海里浮现出和这个所谓‘叔叔’有关的记忆,瞬间恶心到霍宁。
她出其不意地甩开史丽丽,转头往警局跑。
妈的,报警,让警察给她俩抓起来了事。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道路中原本正常行驶的车辆被霍宁吓了一跳,司机猛地往右侧打了把方向盘,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霍宁被一股外力撞倒在雪地里。
整个人被迫扎进雪地的霍-胡萝卜-宁:要不然你还是直接创死我吧。
小说《霍宁霍宵征霍宁霍宵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阅读全文<<<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公交号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